人文無垠 生命有限

實驗危險

本來已經公開透明的路徑是安全的,例如必要經過多國多中心雙盲的實驗數年後,各國衛生部,才核准新藥物上市,再加上新藥上市又要監測數年,所以全球已經使用多年的治療是安全的,但是新藥的前半階段,卻是重金禮聘自願參加者,因為萬一有危險,自願者已經簽了同意書,與收了豐厚的金錢。所以任何沒有經過這種公開透明流程被證實安全的治療,都有危險,或很危險。同理未經過當代所公認的管道,而號稱有療效的藥,沒有規格,等於盲目作人體實驗,更是非常危險的,在希波克拉底時代是如此,今天仍然是真理。

 

在行醫的過程洪醫師也一直使用最安全的療程,優先使用最安全的舊藥,有完整的說明,以及有何注意要項,以及將來的預後如何,過去流程有訓練志工幫忙管控,因為醫院從未給洪醫師1名以上護士,以及養成自己校對的習慣,但是還是會有誤,當病人要求很多額外服務,例如重複自己的痛苦,喋喋不休循環提問,或拒絕標準步驟時,或反覆不定時,醫師疲於滿足病人的要求,一改再改,(沒有功能的)電腦未連動,就容易發生(人腦轉到電腦間的差誤)危險。


奧地利紅抹山山頂

傍晚的德國湖邊

第二層

第二層平塗

第二層

第三層

第四層

第一層平塗

妹妹的大稻埕心得

千鳥之淵的染井吉野櫻滿開了

盛夏的多羅蜜題山

盛夏的多羅蜜題山

新宿御苑的河津櫻滿開了

最滿開的染井吉野櫻
 
統計資料
  • 今日參訪人數: 35
  • 參訪人數: 68635
  • 文章總數: 145
  • 回應總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