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瀛的時光隧道系列 The Nippon tunnels

八坂神社
其中庵
宇治
時空旅人2010年秋末在京都梁山泊。 1
時空旅人2010年秋末在京都梁山泊。 2
時空旅人2010年秋末在京都梁山泊。 3
時空旅人2010年秋末在京都梁山泊。 4
時空旅人2010年秋末在京都梁山泊。 5
時空旅人2010年秋末在京都梁山泊。 6
時空旅人2010年秋末在京都梁山泊。 7
醍醐寺

其一

京都米其林2星,梁山泊店主橋本師傅夫婦,前20分鐘感覺像米其林密探的客人,細細觀察這客人,客人回答:我不是米其林密探,我是台灣來的醫生,料理可否讓我拍照? 橋本夫婦放下心說:我家後面京都大學醫學院,曾經出身過許多優秀的台灣醫生,我家一個親戚就嫁給一個中部姓陳的,吧台的另一端一副優閒樣的夫婦住京都,是常客,這客人5點20分就來,洪醫師坐定時,已經在等最後一道菜了,漂亮又落落大方的太太先開口說:先生的衣著可是南德服飾? 這時空客人回答是正面的,為何穿德國服飾?旅人答道:因為在德國念過書。在哪裡念?在邁茵茲;旅人也反問:常去德國嗎? 太太說:老公過去公事上常去,現在退休隱居京都;做哪一行業常去德國出差?太太很神祕瞇著眼說:猜猜看;這旅人回答:汽車業嗎?

太太最後一到烤魚竟從快子溜了下來,竟猜出職業來,橋本插話了曰:洪先生如何猜出來,旅人簡而言之:讀心;隔壁終於丈夫開口了,說曾是汽車商社派駐德國多年的代表,退休年了2年多了,旅人說:您很幸運,躲過電動車的新時代,其實每天看國際衛星,同步了解該國的現況,就是時空旅人現代版的劇本,不出門能知天下事。鄰座老公露出很開心笑容說;是,我很幸運,因為我是做汽車零件的大商社,將來電動車零件大改變,也減少了大半品項,新興大國又加入競爭,現在後輩接手很累,不久就用完餐離開。

橋本倒是對讀心激起了興致,邀請客人點酒,客人從酒單中選了一支新潟縣的純米大吟釀,女侍從冰箱中拿出到了一杯,客人嘗了一口就沒喝了,橋本問道:客人為何不喝,難道有什麼問題? 旅人說這是昨天的酒,橋本師傅臉上馬上惶恐萬分,叫女侍換新酒,繼續談天,又見客人只嚐了一下,就不再動杯子了,橋本這又慌了,又問有何問題,客人說這是純米釀酒,不是純米大吟釀酒,橋本這回可急出汗來,的確侍女回答開的是純米吟釀酒;橋本這時臉上露出謙虛的表情,從讀心談到料理,講起他的大學食品系的生活,生活中的台灣人連結,後院與京大學醫學院的師生連結,就交集到眼前這位真實的客人,台灣來的醫師,生活研究者,與他談得雙方正「吾忘我」之際,旅人手機電話響了,話筒傳出對方華語聲音;"我們聽不懂日本話"的回應,原來旅人以日本語和約診人員對話,當下台北時間2010年11月吉日周三晚間八點零二分,旅人的靈魂經過光纖的速度,又回到今生今世,原來這位現在正在日本京都度假的旅人,剛才已經通過時空隧道,四度往返東瀛,與台灣之間,醫院約診人員打來說,下周一有一個約診的VIP病人,要在下午4點半來診。




其二除夕夜108響的鐘聲

除夕夜的108響鐘聲晚秋懷石緣起於禪僧在寒夜中苦修。當人們高興一年一度櫻花短暫的盛開,猛暑腳步很快就光臨了京都盆地,連續半年以上30數度高溫,讓秋天11月才遲遲來到,短暫享受秋高氣爽二旬後,下旬節氣來到小雪前,氣溫忽然轉為冷冽。一下子楓紅槭紅,殘留的櫻葉也紅了,盆地四周山頭上的森林織成一片錦繡,浴火鳳凰的美景巔峰約莫持續一旬,就落葉了。寒氣隨著北風滲進木造室內,頓時室內氣溫降到零下數度,即使穿上棉襖還令人顫抖,所以京都素有「夏天熱得像蒸籠,冬天冷得像冰庫」的說法(圖3K-3L)。聽鐘聲消除一年煩惱為了體驗除夕夜,聆聽古寺108響梵鐘,去除一年的煩惱。我在1996年除夕夜,去體會這種冷冽聽鐘(圖4-4M),除夜撞鐘其實是渡宋僧帶回來的,數百年來已成佛寺習慣,NHK每年紅白對抗之後,接著就是實況轉播各地佛寺的除夜撞鐘。我晚飯後稍事休息一下,先泡個熱水澡暖身,穿上全套羊毛料德國西裝,義大利修道院式厚長大衣,克什米爾圍巾,呢帽,加上皮手套,9點鐘搭車到達知恩院前,走進大廣場,只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的遠方,有夜間點燈而照亮的天下最大的木造山門,當我深入人龍中,還是冷到顫抖,山門還是那麼小,問一下前排日本人,聽說已經有20萬人正排隊了。全球人種出現在京都在寒夜中融入長列人龍,等到11點,第一次鐘聲在遠方高崗響起,這時久站的腳底,吸入寒氣,先發冷再發麻,接下來的鐘聲傳入徐徐移動人流中,似乎不覺得需要走路,前呼後應往山門前進,經過一層一層水能階層,終於被人流湧上了鐘樓的高崗,只見到眾多童子軍糾察隊,隔離了裡頭的僧侶,僧侶一組十數人,拉起天下第一沈重的銅鐘,全員一股腦兒地摔出,讓大木柱撞鐘回擺撞鐘,人龍川流不息,高崗尚無立錐之地,被整理過的人流,魚貫排擠下崗丘。人在變只見眼前燈火通明,剛才黯黑鐘,瞳孔放大至極,所以林立的熱食店鮮明映入眼簾,賣有熱甜酒、年越蕎麥、湯豆腐等,我選擇一碗湯豆腐驅寒,也體驗出京都冬天像冰庫的說法。湯豆腐居然以牡蠣與一片海帶當高湯材料,真的日本民間,已經沒有素食了。



島,嶋。

『嶋』是日本語,指的是山中的島,所以孤立在山裡頭的小聚落,就是『嶋』。因為日本除了四面環海外,多島嶼,多山地,所以島多,嶋也多。明治維新後,庶民才有姓,過去只有氏族名,例如宮本氏,名武藏。但是人們沒有唸書,所以住在山林鹿谷尾的部落民,『嶋民』,就被姓成『三嶋』,與三島同樣發音,但是多數也與島民同樣,出生到死亡,沒有離開過自己的村落。

所以海島會有狹隘觀,山上的嶋,有同樣會有狹隘觀,只要是接觸少,局限於島內,或?內而已。這種情形也發生在大陸性國家,例如瑞士的山區,北義的山區,都是?民,當地人以羅馬敘Romansch,或拉丁Ladin自稱,這都是當年已經在羅馬帝國下,羅馬化的遺民,後來2千禧年前,日耳曼人從丹麥與斯堪地那維亞南端南下,巴伐利亞族抵達了阿爾卑斯山大部分的山區,慢慢同化了當地人,這就是替若爾人,一部分還繼續在?中生活至今的,就是北義的拉丁人,現在他們漸漸要規劃成大族群了,要不是說德語,就是說義大利語了。

日本則是戰敗了的部落,或異族,或源氏與平家的戰敗者,遷移到東北的山區,而繼續生存下來。在現代社會中,卻不一定哪一個族或國家人,比較封閉,倒是統治上層,因為保存自己的利益,而自成一族,才是固步自封的最大原因,當年日耳曼族倫巴第,就是蓄著長鬍子的族,他們在米蘭族內繁殖,後來局勢不對,開放與當地原住民通婚,漸漸失去日耳曼性質,而形成米蘭特有的文化,是義大利半島上,存活最久的日耳曼部落王國,直到8世紀末為止,這就是打破心中『嶋』的一個成功的例子。

左圖:山川縣輪島市,位於日本中部突出的半島末端,想一個島,四面八方都是深奧的日本海。右圖:新潟縣越後湯澤盆地就一個嶋。
統計資料
  • 今日參訪人數: 32
  • 參訪人數: 61491
  • 文章總數: 130
  • 回應總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