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醫師如何看待人文 how Dr. Hung views humanities


楓紅襌寺
1995年11月26日,京都淨土真宗的西本願寺,1996年時素描與照相,剛買了林布蘭透明水彩塊,把桑得士水彩紙裁成八開的習作,當時只有幾個顏色,少少幾筆,描寫肅穆古寺,在楓紅中更顯得莊嚴。參加第一次醫師節美展作品,我當時的心得:畫筆雖然不能取代手術刀,美術更不是醫學的目的,但欠缺人文的醫學,像失去牧童的羊群。

 

1996年11月台灣醫學會舉辦的第一屆醫師節美展畫冊46頁,洪醫師在作品『楓紅禪境』說明頁中,針對多年美術創作心得寫道:『畫筆誠然不能取代手術刀,美術更不是醫學的目的;但是沒有人文的醫學,像羊群失去了牧童。』

 

仍然在這理念下繼續,行醫與創作,無論文字、水彩、粉彩、壓克力彩、彩鉛筆、油彩、新媒體等作品,以自己的人文風格行醫,把病人如同家人的立場來看,不因時代而改變,而不是職業上的微笑或友善而已,以身教與世界觀教導病人,在當下實現社會醫學的理想,以卡爾維周為榜樣,認真於、管理科學與科技應用於糖尿病治療,並以生活科學,帶動病人團體,已經數十年如一日。現在試圖以網路來達到,初步結果與辦活動初期類似,需要我花很多精神與養很多志工,才能吸引一些病友來參與,但是多數人還是從來不來參與的。

 

人文也是醫師職場工作的紓壓良方,整天投入在醫學中,也會彈性疲乏,除了運動外,人文活動可以平衡大腦的偏球過動,迎接明天的挑戰,洪醫師不僅以人文藝術療癒自己疲憊的身心,更以這種經驗,與並有分享,創造社會醫學的新境界。

 

1995年,剛開始試透明水彩顏料,這充滿人的味道,隨便一個混色,就是永恆,因為下一次,一定不一樣。
1995年,剛開始試透明水彩顏料,這充滿人的味道,隨便一個混色,就是永恆,因為下一次,一定不一樣。
1995年,剛開始試透明水彩顏料,這充滿人的味道,隨便一個混色,就是永恆,因為下一次,一定不一樣。
1995年,剛開始試透明水彩顏料,這充滿人的味道,隨便一個混色,就是永恆,因為下一次,一定不一樣。
1995年,剛開始試透明水彩顏料,這充滿人的味道,隨便一個混色,就是永恆,因為下一次,一定不一樣。
1995年,剛開始試透明水彩顏料,這充滿人的味道,隨便一個混色,就是永恆,因為下一次,一定不一樣。
1995年,剛開始試透明水彩顏料,這充滿人的味道,隨便一個混色,就是永恆,因為下一次,一定不一樣。
1995年,剛開始試透明水彩顏料,這充滿人的味道,隨便一個混色,就是永恆,因為下一次,一定不一樣。
1995年,剛開始試透明水彩顏料,這充滿人的味道,隨便一個混色,就是永恆,因為下一次,一定不一樣。
1995年,剛開始試透明水彩顏料,這充滿人的味道,隨便一個混色,就是永恆,因為下一次,一定不一樣。
紗帽山時雨 林布蘭水彩-日本畫顏料190g水彩紙 八開 1996年 _這是無視水泥建築,還原內心故鄉的畫作,因為梅雨下得太急,兩隻飛鳥迅速飛過眼前找躲雨的地方。近山的草綠使用不透明日本畫顏料。這是人文,因為人,所以眼前幾片綠,能夠解讀。
1999年國父紀念館館長,吳榮融校長,江千代院長,蔡老師與紅醫師一起與聯展老人剪綵。
1999年國父紀念館館長,吳榮融校長,江千代院長,蔡老師與紅醫師一起與聯展老人剪綵。
2006年逍遙病人聯合畫展,展現老人在生命近百的末端,仍然會開出花朵。
一期一會
統計資料
  • 今日參訪人數: 101
  • 參訪人數: 58375
  • 文章總數: 130
  • 回應總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