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教育應始於國民教育一年級且終身學習

洪醫師認為人文教育應該開始於國民小學義務教育元年,國內注重功利,看學科分數,上補習班,看考古題,考前模擬測驗,無非捷徑入門再說。再多的課程設計,也有補習班對應,所以醫學系人文課程被視為無聊課,或被學生看破說一套,做一套的戲碼。醫學人文不是評鑑用、不是醫院掛滿不相干的素人畫、或藝術拼盤,也不是醫師的晉身階,敲門磚,是人文是醫師的實踐。

 

其實醫學院在入學前,就可要求人文的修行與規格的門檻,在入學後,有人文專業的資深醫師帶領,老師不是光會寫文章、或雜家、或法家醫師就可以勝任,因為管理學、經濟學、社會學、法學、生物科技都不是人文學科,再念一個這方面學位,也不能稱為人文家。在健保的給付,醫院的管理,醫師的薪敘,教師的升等,以及同事的競爭上,都看得到人文與不文明的行為與事物,所以人文是全球醫界最大的希望工程,人們想辦法在學生選擇上,教育上多增加人的元素,但是學海無涯,目前大部分的才子進入醫學系後,光忙於專業科目準備二階段的醫師國考就陣亡了。

 

到了住院醫師時代,又忙於專科醫師的技巧,晚上值班也較多,接總住院醫師時,又接著準備專科醫師執照考試,到了主治醫師時代,一方面學習獨當一面,另一方面又準備考研究所,接著升等論文殺得天昏地暗,毫無人味,中間身體不好的退下去,太拚的或中風或猝死,不能接受這種壓力的到精神科醫師同儕那裡吃藥,恍神的意外死亡,再加上家族過度期待,擇偶,妻小要求,打工過勞的更不在話下。

 

其實人文可以在行醫制度中設計,問題是目前敘薪制度與健保給付上與人文卻有衝突,所以常有學生問為何說一套做一套? 其實人文是整體社會的,而不可能單獨存在於某一行業,所以即使成功改革醫學教育,社會不文明,不可能醫師多增加多少人文,過程更被學生視為河漢,應該是全民人文教育的改革

 

人文是每一個人都與生具有的資質,但是會因為社經制度的框架與諸多環境因素,使人們行醫的行為與人文的良知不全然符合,所以即使台灣極大多數人都有健保,但身處現在貧富差距的年代,要實踐人文醫學,社會醫學,不必遠赴非洲,甚至不必下鄉,就在當下,只要身懷人文之心,每一天都會在門診許多個案中,發現可以使力的點。舉個最基本的人文醫學實踐的例子,只要站在現在的崗位,維持齊一的醫療品質,無視病人社會經濟的階層,階級地位的高低,收入的有無,地域,社區,宗教,族群的所屬,無畏醫院的家法、健保的核刪與剔退,都盡力維持無統計學上差異的理想,就已經功同史懷哲了。

 

經過我的諄諄誘導,與大家的努力,治療逾半年後,我病人糖化血紅素A1C小於7.0%達多數,(另外的小部分是有自己的思想與行為,醫師不易接近)意義為達到良好的治療結果,可以預防所有病發症,市場論者看來只是執行醫療的業務,但是洪醫師卻珍惜這彌平社經間財務差異,而造成健康差距(health disparity)的大事。這幾筆簡單的文字,在巴洛克音樂下更覺容易融會貫通,有如陶淵明早年所云:『安得萬里裘,蓋裹週四垠?穩暖皆如我,天下無寒人。』

 

似乎五官與大腦相通,人類出自同一祖先,所以任何民族的文化遺產都是全人類的寶庫,世界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認證,1992年登錄吳哥古蹟,1994年登錄京都的文化財,就是一種人類智慧相通的明證。所以陶淵明所云不就是德國長期所為的『社會連帶』嗎?

 

幾年後的2010年,在製作網路時,發現多數已經修正為medical humanities上網,發現有專門的討論。"醫學人文"的英語同義詞在美國西奈山醫學院,史丹佛醫學院,香港大學醫學院,英國醫學會BMJ有一本期刊稱醫學人文medical humanities,紐約大學有一網頁也同樣稱之。牛津大學有一期刊,稱之為人文與醫學humanities and medicine,另有一本期刊使用哲學、倫理與醫學人文,使用humanities in medicine,耶魯大學有一期刊也用此詞,更設有耶魯大學醫學人文與藝術委員會,整合地方資源,連結人群喚起社區意識,增加跨科的溝通,以人文,社會科學,與藝術的眼光來審視醫療,保健與療養。大名鼎鼎的梅耶醫院Mayo clinic也有醫學人文中心,使用此詞,整合藝術,歷史與倫理,以幫助醫院達成以病人優先的理念。在加拿大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醫學系有一藝術俱樂部成立藝術與人文網頁,為他們喚起人們注意藝術與人文的空間,他們也使用humanities in medicine。

 

最後搜索再回到母校與人文,發現medical humanities就有很多老師與話題了,所以人文是複數型humanities,當年許多學校使用humanity是錯字,雖然只是單複數,但是意義截然有別。

1982年12月,朝聖海德堡,人文的終身學習。
1982年12月底,在北德日德蘭半島的貴族邸前。
1982年12月旅遊北德就是學習,處處學習。
1983年3月在海德堡德國糖尿病年會上,發表論文,並接受同儕質問。
1983年3月在海德堡德國糖尿病年會上,發表論文,並接受同儕質問2。
1983年3月在海德堡德國糖尿病年會上,發表論文。
1983年3月在海德堡德國糖尿病年會前。
2011年暑假,休假也是一種學習。
2011年暑假,休假也是一種學習。
2011年暑假,休假也是一種學習。
2011年暑假,休假也是一種學習。
2011年暑假,休假也是一種學習。
2011年暑假,休假也是一種學習。
2011年暑假,休假也是一種學習。
2011年暑假,休假也是一種學習。
圖1 澎湖馬公天后宮主神旁的木雕精工細琢
圖2 澎湖馬公天后宮樑柱的木雕表現現代初期的人文藝術
在服務公職期間,每天有空就是在研究室裡,甚至休假日。jpg
在第二內科門診前留影
夏威夷大學商學院2003年的暑假,我帶領衛生局市醫一班20人,後面是班導師比爾副教授。
大學醫院充滿人文與腳踏古蹟。
左辪這位南韓生物系金先生,也是DAAD獎學金跟我坐在隔壁,當時德行從熟爾到台北,經過曼谷,新德里,到法蘭克福,好像巴士。
德國招待我們去柏林上德國一週的近代史課程,並實地參觀柏林圍牆。
我與護佐Matthias
教學相長,我對護理人員與學生,很樂意教學。
漢諾威農科大前。
澎湖古屋人去 粉彩 四開 Canson紙
研究室中的洪建德醫師
站在千年的古城門前令人發思古之幽情,1982年12月。
第一次搭飛機,就到遙遠的德國,1982年7月,我哭別了家人,搭上德國政府給我的學習機會,改變了人生的軌跡。
觀音亭落日
四對開 Arches紙 640公克 粗目
澎湖觀音亭的方向是180度相反,但是畫家為了表現,所以乾坤大挪移。
統計資料
  • 今日參訪人數: 88
  • 參訪人數: 68740
  • 文章總數: 145
  • 回應總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