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斷困難 judgment is difficult

當醫師的他與現在的我們每天都面對不同個性的,不同教育背景與程度的,與不同疾病的病患,病人說法扭曲自己身體訊號時,雖然有經驗,有許多輔助診斷的工具與方法,但是每天都有判斷困難的時候,並非如外人所想像的一(症狀)對一(疾病),而是多元多次方程式對多元多次方程式的函數,連現今人工智慧電腦都難解。

 

所以醫師是最古老,且無法被機器取代的職業之一。許多人在早年,遇到簡單的問題,僥倖有了一次成功的經驗,就以為以後可以依樣畫符,例如在台灣包工程賺錢,到了國外新興市場,自信滿滿,結果大賠,就是說明判斷困難超乎想像,即使資深醫師每次如履薄冰,但是也會被病人一起推進深淵,例如:醫師以最低的劑量開始治療糖尿病,並再三交代要正常吃飯,理論上不可能發生低血糖,但是有部分人或一次吞下一週(所有)份量,或回去求好心切,就不吃飯,各種無理頭的意外舉動,都會造成低血糖,或嚴重低血糖的危險,問題是沒人事先知道,誰會做出這種事,即使洪醫師事先知道有些人格特質可能出現,而再三耳提面命,但是多數也無法避免,病人會在哪一個環節脫軌,更不用說在急診或門診在短時間,一傅眾咻,以有限的時間,有限的資源,千頭萬緒中理出頭緒,繼續問診,進而做出診斷,所以說判斷困難。

 

磺溪沿岸有幾株櫻花樹,但是到底哪一棵櫻花樹,哪一天滿開,判斷困難,就像日本櫻花前線,每一天都要更新開花資訊。

統計資料
  • 今日參訪人數: 129
  • 參訪人數: 70012
  • 文章總數: 178
  • 回應總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