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6月27日至7月2日,於臺北社會教育館舉辦,洪建德醫師 1998年個展 尋覓內心的故鄉

尋覓內心的故鄉是洪醫師創作的中文短句,這個緣起於學習日本語時期的體會,內心的故鄉可能曾有一時代的中文類似的想法,但是google網路上直到今天2011年10月2日仍然沒有任何文獻,使用yahoo搜尋則我當年的出版物與衛生局平面刊物專訪的電子檔仍然高高掛在網路天空中。以日本雅虎搜索則看到1本出版物,與我日譯名稱相似,但是它是一本翻譯自美韓混血兒,對內心祖國認同的尋尋覓覓,所以本短句具有原創性,是東亞唯一,與首先自科學家跨入人文家對美術與心靈寧靜的追求。



推薦
標題:魚大師
作者:日本料理師傅 賴成鑫   1998年6月

我認識的洪醫師很有才能,攝影、寫書、畫畫,對吃的很懂,尤其是「關於魚的問題」,連只剩下一小塊的魚肉他都可以說出名字來。我常常故意考他,做一些不容易吃得出來的菜色;現在我都不考他了,只要是魚、日本料理的事,都直接找他問。因為做我們日本料理這一行的,很少碰到這麼厲害的客人,所以看他到店裡來,師傅都很緊張,但是也學到很多知識。他有一本書是《如何做菜最營養》,寫了很多科學做料理的知識,現在我也懂不要「土法煉鋼」,從書裡對很多不明白的事情都迎刃而解。

洪醫師寫的《吃魚最健康》是我得到最完整的資料──關於魚,很少看到對魚做這麼詳盡介紹的書,吃料理可以吃到寫書,又成為專家,我想只有洪醫師一人。 



標題:生活很美麗                   
作者:志工 李秀鳳   1998年6月

我一樣是洪醫師的病人,他的很多著作我都有,因為從他的書當中,我獲得很多健康的知識可以照顧自己及家人,他的廣播也是我固定要收聽的節目,除了健康資訊,還可以跟著洪醫師走過他曾經到過的城市、吃過的東西、看到的人、當地的歷史、值得效鏡的地方,還有教人做料理。時常我懷疑洪醫師腦筋裡到底裝了多少東西,但是更值得的是他對每件事的終究是希望每一個人過得好,其中的深意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明白,如果洪醫師出來參選我一定投他一票,這樣社會會變得更好。

洪醫師是一位人文的醫師,不可能會出來參選,這次洪醫師要開畫展推動心靈改革,我義不容辭的答應幫忙寫這篇文章。我們社會需要這些東西,每天的新聞社會案件看了晚上都會作惡夢,如果有更多的人像洪醫師這樣默默地做淨化社會的事情,我想生活是會變得很美麗。



標題:真正的生活
作者:古稀老病人 劉榮堂   1998年6月

洪醫師說讓我寫一篇文章,要登在畫冊上,真是受寵若驚,又惶恐,平時也不是拿筆的人,突然要寫一篇東西出來,還真是「傷腦筋」,但是因為是洪醫師,所雖然會寫的辭不達意,還是要努力寫出來。

認識洪醫師是親友的介紹,因為那時被診斷是糖尿病,親戚知道後,就說治療糖尿病就數陽明醫院洪建德醫師最有名,讓他看的病人很多。妻子聽人這樣說拉著我一定要到陽明醫院看病,因此也就認識了洪醫師。

初見洪醫師是在人聲鼎沸的門診,來看病的人很多,我也是排了很久才掛到,雖然人多,但是很多義工幫忙,讓整個門診井然有序,很有人情味。終於見到洪醫師,問了他很多問題,但是他的回答卻都很平實,好像不夠「特別」;後來我加入了糖尿病的「病友俱樂部」,常跟洪醫師接觸,從吃飯,生活當中,漸漸體會到平實中的真諦。

跟著洪醫師我的生活漸漸的改變,現在我每天生活常,三餐都吃得很充實、健康(我老婆也是樂得輕鬆),又不必忌口,糖尿病對我的影響已經不再困擾,平時跟我老婆散步聊天常會提到洪醫師,這次洪醫師要開畫展也是我們這些病友看洪醫師畫得這麼好,又知道他要推廣心靈改革,鼓勵他熱熱鬧鬧辦一次,聽說當天洪醫師邀我們這些病友去剪綵,有幸參與,與有榮焉,認識洪醫師除了救命之外,更拓展了我沒有認識的真正生活。



標題:生命裡的舵
作者一:志工 陳美燕   1998年6月

他!總是不安的來回走動,每一樣東西都吸引他好奇的去觸摸,把玩著。他是一個二十來歲,第1型糖尿病病患,又加上智力上的障礙,使年輕人該有的活力與朝氣,在他身上是無法感覺出來的。而母親總是雙眼盯牢著他,深怕一不小心孩子惹禍。我總會對他母親說:「媽媽!辛苦妳囉!」。

一進診間,他又開始忙起來,把玩所能見到的東西。怕干擾主任看診,我拍拍椅子說:「弟弟乖!來這兒坐」。他果真乖巧的坐下來,傻傻對著我笑,那笑令我動容,在他們的世界裡,喜、怒、哀、樂、又代表著什麼?上回看診時為了怕打打針抽血,就哭著,鬧著,讓母親束手無策,那種無力感讓人心疼;看完診後,他突其然的伸手握住主任的手,久久不放,主任也微笑的任其握著,且用關懷的眼神凝視著他,那畫面多感人啊!

你的大手!
是我生命的舵,
你的笑容!
是我生命的陽,
雖然!
我是個智障者,
但!
我需要生命關懷,
握緊你的手!
它是我生命的舵!  



標題:生命裡的舵
作者二:志工 李金花   1998年6月

有人說:「人因為有夢想而偉大」而我們則說:「我們因有洪醫師而偉大」。
洪醫師豐富了我們這一群平凡義工的學識,讓我們有能力去發揮愛心幫助病人。

我們眼中的洪醫師最令人佩服的是他對學識的探討及努力,是我們學習的目標精湛的醫術,治病的理念,耐心教育病人。

每當病人病情好轉時,洪醫師臉上的笑容就像燦爛的陽光,讓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



標題:糖尿病友的身心生活
作者:台北市立陽明醫院糖尿病俱樂部 李會長   1998年6月

洪建德醫師看我的糖尿病已有7年,當初看到一群白髮皤皤同病的老人,且對糖尿病的自我照顧也一知半解,病情也似無法改善。我決定以自己「患病的立場」志願做為志工加入糖尿病俱樂部為會員,為其他同病患者服務,將自己的治療經驗或自我照顧方法告訴他們,相互交換治療心得,增加對疾病的認識與了解,加強對病情的適應與自我照顧能力以提升醫療的效果。

由於洪醫師除了日常的看病診療外,還犧牲自我,親自率領患者病人做郊遊及健身,或實際做病人的飲食保健示範,或做糖尿病治療的專題演講及協助病友克服心理障礙。尤其常告病友什麼都可以吃的平衡營養,惟對量的控制要注意,這對排除病友的心理障礙有很大效果。從前對糖尿病患者的飲食有不少禁忌的,所以得了此病就失去了人生對飲食的興趣,造成人生沒有多大意義。

這次洪醫師要自六月27日至7月二日在台北市八德路三段社會教育館,舉辦個人畫展,這有很大意義存在的「一般被人形容為手拿手術刀或手持聽診器的醫生要開個人畫展是難以想像了」。何況洪醫師平常看診一個個上午就看二百位的患者,如此超過忙碌的人更無法想像,這表示洪醫師內心從容以繪畫的樂趣安慰忙碌的身心吧!

但我更想這也是對病友的一種啟示,因糖尿病是無法根治的慢性病,極端的說:得了此病大部分病友都抱有此生已完了的悲哀的感覺。洪醫師要排除患者此種心理障礙,鼓勵病友繪畫,所以6月28日舉辦糖尿病人來繪畫的活動,以期許病友充實其心靈生活藉著畫筆使精神安定,提升醫療效果,而達到發揮人性化的醫學精神。由此可見洪醫師治療糖尿病人的用心,從身心兩方面著手,實在是未曾見過有如此人性化的醫師,可敬可佩之至也!



把失去的心找回來   洪建德 1998年6月6日 序於畫展前

 

修改自序 洪建德

這次展出1995年12月初,至今天1998年6月期間的畫作。人生如流水,年華也隨著流水逝去,繪畫就是流水上最美麗的水花,稍縱即逝的一瞬間紀錄。尤其一個畫家最早期的習作,晶瑩剔透,樸拙無華,用筆觸補捉內心真實的光影,沒有矯情與做作,最真、最美,在汲汲營營的窮忙中,驀然見到內心的故鄉。
1998年夏至畫展前吉日,洪建德寫於天母東山禪室
2017年3月6日 泊網前修改於天母潺蟬軒

醫師為什麼喜歡畫畫? 因為⋯⋯ 可以訓練大腦
常有人問我:為何醫師喜歡畫畫?
客觀上大腦發育與訓練完好的人,科學與人文、藝術資質都不錯,因為天下學問一通百通,醫師各種資質與努力都經過篩檢的一群人,所以大腦發育完整的人較多。再進一步說,經過篩選過的某一群人,追求真善美的心較踴躍,也會讓人覺得這群人比較喜歡畫畫,這一群人在醫師可能流行率較高吧!
我想先從大腦的客觀因素來講,繪畫的中樞是在右腦,但是一個完全的大腦是左右發達的,一位臨床醫生興趣營養、食品、化妝品、調理等,並作成垂直整合,從臨床到實驗室,來到市立醫院以後,又從事公共衛生的社區推展,又創造另一種垂直整合,並且開花結果,所以我只是把大腦做充分的發揮,我並非聰明之輩,鑽營苟且,專鑽小洞,而是敏銳觀察自然,鍥而不捨地學習耕耘醫學叢林,因此我曾經被邀稿撰寫「頭腦管理」,等我寫完之後,總編輯認為太平凡,沒有噱頭,就不出書了。最近不惑之年,又進入到哲學、精神層次上面,深切體會人的大腦是可以訓練的。
語言學上有一種理論,就是一件事情(語言)能夠做的精通,相近的事情(語言)也較容易上手,稱之為轉移transfer。本來是用在有親近關係的語言學習上(cognitive language acquisition),比如說英語的人如何很快學會德語。但是我要與大家分享的轉移是:糖尿病能夠學得通,再學營養學、食品學,再從食品學到化妝品學也都非常容易,差不多只花一個月左右就能成功。
所以我想把這個好方法與大家分享,訓練大腦就如同建蓋房子一樣,先用心學會建一間房子的構造與原理,有了初次的經驗,陸續再造,只要把其他不同部份裝填進去,最後放進所有家具齊全,對建造房子越來越熟悉時,也就越來越悠遊自在,或說成一通百通。所以醫師繪畫不是為了甚麼經濟利益,只是認真學習人間事的一個過程,豐富自己,增益智慧,沒有目的。
藝術的血脈
阿公有一次到家裡來時,大人都說這還子很會畫畫,要我畫阿公,我畫了他的肖像,記憶中個子矮小的阿公戴著眼鏡、禿頭方臉有些皺紋,顯得很慈祥,當時就已經抓住了阿公的神韻,很可惜畫稿不見了。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和家人到大岡山去玩時,也畫了一張媽媽的肖像,當時也獲得大家的讚賞,說我「跟大人畫得一樣好」,給我很大的鼓勵。
曾袓父是澎湖馬公媽祖廟當年重建時的大木工,大木工就是建築結構,但是他到最細小的花雕木工都親自動手,可說是一位科學與藝術都出色的人。阿公不只經營他的鐘錶與珊瑚店,他是文石、海樹、珊瑚的一流工匠,也曾是當時唯一的鐘錶師傅,父親的小學時繪畫常展出在學校的明顯處,對於漢字楷書更是少人出其右,我從父親那裡遺傳到對藝術的基因。通常小朋友會把立體的東西畫得像方塊;小一當時雖然沒有人教,但我自己就會使用透視法畫出立體的牛車,成為菱形。此外畫樹時,也不會只使用單一顏色,會自己試著用水彩調出不同顏色來畫,更喜歡研究調色,紅色加藍色會變成紫色,黃色加藍色會變綠色等等事情,對我而言好像本能一般,所以小二生一接觸水彩,就能調出三次色,可惜我在美術方面的發展很快就受到阻礙,媽媽有一次愁眉苦臉對我說:「雖然繪畫有才能,但是卻沒法養家糊口,許多畫家都潦倒一輩子。」
我想去學畫畫,可是那時家境普通,沒有辦法負擔額外的開支,於是就只有二年級上學期去了一次美術班,當時開課的是高雄市一位頗負盛名的小學美術老師,他在假日開班,一次可以指導多達30個以上學生。但我記得最清楚的是他對待學生的態度,看出與家庭社經高低,有很大的差異,進去之後,他下一個題目,也不太搭理我。有一次爸爸去美術班關心我的學習進度,問美術老師我的習畫狀況時,老師不太友善地形容我是「小孩子畫大人的圖畫」,父親聽了,心想老師既然如此評語,爾後也就不用再去學了,當時我幼小的心靈的確受到創傷。
後來就被壓抑走上美術之路,但在學校課堂上的表現都是全精英中學最高分,當時的美術老師是從國立藝專畢業的一位年輕老師,好熱心教學,上課時還會講解美術課本上的基本理論,記得初一時素描了得A+。高中時代我就讀的高雄中學,在美術與音樂這兩個科目上是很會當人的,但美術我就得了全校最高分的98分,作品也常常被張貼在佈告欄上;我想在高雄中學史上美術課,連續拿98分的也沒有很多人。高三至大學時由於唸的是醫科,課業都很忙,唯有一次大一曾到澄清湖後門畫了一次鉛筆畫,不滿意,之後又學習小提琴,與外語,就沒再畫過。畢業在榮總當住院醫師,住院醫師的日子很苦,一個月值18天24小時班,無班時,如果不是在研究醫學專業,就是準備德國公費留學考試;德國回來後,也一直專心在實驗室研究領域裡,跟朋友畫過幾次人體素描,40歲以前與一般普羅大眾一樣,沒畫過幾次畫。
40歲在禪室迸出能量
雖然沒有作畫,心中對於接觸藝術的渴望卻沒有中斷過,不管去到任何國家,習慣性地會走進當地的博物館、美術館,學習各國的文化精華,無形中提升了自己的意境,內心也在繪畫,所以美感有所精進,更增加藝術的勢能。
四十歲的時候,再去了一回熟捻的京都,行程的第四天來到知恩院,我從沒有聽到這麼好聽的佛唱聲明,這股聲音把我吸進金堂裏,坐忘數十分鐘而不自知,醒來已經夕陽西下了,從山門台階下來,映入視網膜的是一座中古時代的小茶庵。這座茶庵的闌門很小,人得爬著進去,四腳著地時我一抬頭,看見禪室,並有紙筆墨文房四寶,忍不住拿起畫具,隨興揮灑起來,靈感來時,一落筆就先畫了一個圓,這個圓後來就成了刊印在1998年畫展畫冊內頁的第一幅畫,我稱之為:京都禪室的瞬間,40歲科學與人文蓄積的能量,一時迸發出來。
1995年我正好滿四十歲,那一年也是日本平安京建都1200年紀念,似乎是被這樣的緣分觸動了蓄積的勢能,讓我一畫不可收拾,好像過去想做又沒有做的美學修行全不都堆疊在硬碟上,現在連接印表機,霎時有如湧泉出來,一瀉千里。回國途經東京,還奔到日本最大的繪具店「世界堂」去買了整套水彩繪具、繪畫教科書。
回台後我就從人體畫開始。那個時期的作品雖然只是看圖習作,朋友拿去師大對面有名的裱褙店裝框時,師傅居然問說:「這是哪個畫家要做畫展用的嗎?」聽到這話不禁讓我辦畫展信心大增,當年初期畫作多在陽明醫院裡展示,很多人也都鼓勵我,所以在1998年初才決定6月27日到7月2日在社教館進行「尋覓內心的故鄉」個展。
何謂內心的故鄉
「尋覓內心的故鄉」這個想法緣起於1994年時,我在梅花盛開的季節去了東京的青梅市,隨緣參觀了吉川英治紀念館。吉川英治先生是日本有名的國民文學作家,他說他的文學作品是寫給國民看的這幾句話,深深的引起我的共鳴,這跟我覺得我所致力的醫學是國民醫學的理想是相近的。所謂的「國民」是引自英、法「國民國家」(Nation,台灣或譯作民族國家)的觀念:國家裡所有的國民一律平等。但即使是在這樣的國民國家裡,還是有一些人必須去從事文化耕耘的工作。吉川英治先生在深耕國民文化方面做得很好,身後還得到「他讓日本國民找到內心的故鄉」的崇高評價。
對我而言,所謂的「找到內心的故鄉」,就是「找到內心的安身立命的原鄉」──這裡的「故鄉」並不是認袓歸宗,而是一個充滿滋潤生命泉源的地方。在現代工商社會當中,真正的愛情在減少,但虛構的愛情小說卻很多;職場上充斥著為了獵官卡位,無所不用其極的現象。
很多人常逛減肥中心,或神經兮兮一天到晚去看病,也有一堆人內心焦慮無助空虛,整天吃鎮靜藥。噪音、殺人、搶劫……暴力衝突不斷;每天24小時渲染這些事件的媒體,又黑又黃又自我膨脹,不重視人的尊嚴及個人隱私。種種惡形惡狀,使赤子之心如迷途羔羊,飽受驚嚇找不到歸宿,不知不覺中內心也生了病,表現出來的,就是如頭痛、失眠、沮喪、精神恍惚、腰痠背痛、腹痛、噁心、太胖、太瘦、貪吃,甚至厭食催吐等種種奇怪的行為。
其實這些病光靠醫生檢驗診斷,都沒辦法根治,根據統計在台灣90%的病人本來是不用看病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毛病?因為人是有良知的,當善良的那一面呼天嗆地在掙扎,人的內心就得不到安頓,也就是說,內心沒有故鄉,所以要醫治國人不能只限於診間。
作為一個醫師,我在服務的醫院周遭社區裡推廣早期發現,做過預防、減肥、如何預防糖尿病及其併發症等的工作,甚至於還關心到病人的心理、家庭和社會的支援和照護,公共衛生上稱為一級預防;作為一個教師,我推廣共公衛生,也在大學教醫管系的公共衛生及全民健保。可是我覺得範圍還是太小;社會生病了,沒有辦法只侷限在醫學體系來治療。
原本是希望藉著寫書、演講來幫助更多人。多年來我從事有關國民健康的著作,包括食品營養、烹調、家政等主題,數量已經超過原本在新陳代謝科的研究;可惜我所主張的這種「新家政」的主義,一直找不到機會出版,難免有曲高和寡的遺憾。因此在目前這個階段,我認為唯有透過比文字更能夠打動人心的圖畫,才能更清楚的表達我的意念。
翻開人的類歷史,幾乎人類所有的古文明,例如埃及、中國,印第安人,甚至尼安德塔人或克羅馬儂人,在文字出現之前,都是從使用以圖象為主的象形文字的。所以我覺得出現在文字之前,最近乎人性的、全世界各民族都能夠共通的語言,就是圖畫。一個醫師的醫術再高明,也只能幫助少數人而已;但繪畫可以治療更多的人,甚至達到一個社會的、集體的治療。
在你我周邊,需要埋頭耕耘的事鮮少人願意去做,大家都只想著要收成。這個情形演變下去,脫序的社會現象也愈多。有人會轉往宗教的境界,只可惜假藉宗教之名、行詐騙之實的例子也時有所聞。不如從找尋失去的內心做起,反求諸己、服務別人,來改善自己周遭的環境,隔絕了外來的噪音,自然內心就清明起來。透過繪畫、看畫和賞畫,人人都能沉澱心裡的雜質,把妨礙健康的事情和時間轉移出去,讓內心呈現安靜、平和,達到透明、清澈的世界。
科學有助於藝術創作?
回想起當初準備考大學時並沒有選擇讀美術系,因為母親告訴我畫家都是去世之後才成名,他們的畫也才會值錢。記得當時母親還很擔心的說:「我們整個家的光宗耀祖及支柱都靠你,假如哪一天你成為畫家,那全家就完了。」在過去大家都窮的時代、當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以金錢來衡量(market triumphalism)時,這樣的說法一點都沒錯。
可是現在回過頭去看,我覺得當一個醫生與當一個藝術家的工作其實很類似,多數時候,在經營社會的身心靈,而且在繪畫中也有科學:色彩學是科學,對比跟明暗是光學,另外經由透視得到遠近感,這也是科學。創作是可以與科學背景並行不悖的原因。
此外,醫師應該,也可以,成為一位具有人文素養的人。
藝術以跨科學為師
我對繪具的講究來自嚴謹的醫學訓練,我在醫學方面的學習與經歷,對我在藝術創作方面很有幫助。例如
化學知識可以更加深對顏料的化學了解,醫學教育偏重化學,看到金屬色不退色,又貴,半透明,又有微毒或劇毒,都是生物醫學,與化學常識。而添加劑的穩定物理性質,穩定化學性質,抗氧化,醫學教育裏頭的化學都可以了解,高中物理的光學、色彩學也都是處理光影,遠近的法寶。
此外從德國留學回來後,我從事許多跨領,域跨科別的工作──從臨床醫師公共衛生學家、健保研究者、食品學家、營養學家、化妝品學家到調理學家;我時常使用二十種語文、二十種專業,同時從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問題,就是藝術上所謂的創作。
多年來醫學教育推行實證醫學(evidence based medicine),增加病人的安全,與療效,但也把「人」的思想從自由自在,放蕩不羈,馴化為羊欄裡的羔羊,創作可以彌補這種教育的缺憾,回復醫師有守有為的均衡人性。
例如:我到處旅行日本諸島,一方面是放空,坐忘於空間與時間流裏,漂浮著,再一次蓄積能量來幫助病人。我購買與閱讀營養、食品、日本飲食專業書籍,吸收了比專業日本廚師要多的知識生魚片沙西米,也因此常得到素昧生平廚師的特別關照,接近人性,括談人生,更受到諸多教授級師傅的指導,即使我資質再愚昧,也能成就一家之言,當醫學,營養,食品,到調理都通了之後,實證醫學的教條,就不是教條,他已經內化成我看病時,或衛教時的生活口語,簡單易懂,正確傳達給病人,所以我的病人血糖比較好,不全關係我因為到德國學到胰島素輸注系統的人工胰臟,而是跨領域的研究工作,幫助了我藝術上也能觸類旁通、多方向思考來救人的一例。
顏料
例如在德國、日本與台灣市面上有販售的畫材,我幾乎都買來試用過,從Staedtler鉛筆,各式無木質部鉛筆,Faber Castell鉛筆,木炭鉛筆,日本炭筆,與Caran d’Ache24色油性色鉛筆,Faber Castell100色水性色鉛筆,Rembrandt 100色軟質粉彩筆,Faber Castell 100色硬粉彩筆。
對於水彩顏料,我直接進入最高級的專家用透明水彩,剛開始買盒裝管狀24色水彩一盒,不滿足稀稀,跳跳的顏色,就買了Rembrandt 24色可攜帶鐵盒塊狀水彩,Windsor & Newton 24色可攜帶鐵盒塊狀水彩,後來不能滿足,就再去東京新宿世界堂,自選顏色管狀水彩,有Holbein、文房堂、英國製的Windsor & Newton ,這次發現,發現還是專家用的溫莎牛頓顏色透明,比之日本的有質感,高雅,而非可愛,於是就在師大路買了補充,畫了幾年。
但是進一步想要突破,有機會去東京,再到世界堂,痛下決心再買最貴的德國Schmincke牌 Horadam、 也買了美國Rowney,與義大利maimeri,終於發現一分錢一分貨,德國的最自然的顏色,我做了日曬實驗,也最耐太陽光,根本不褪色。所以我就利用到德國去的當中,買了好多透明與不透明的專家級水彩。
今天大家看到的作品,這20年,都是世界頂級水彩顏料的作品,根本不褪色,但是成本比之韓國,或大陸製的英國溫莎牛頓學生級的產品多了2位數以上。
自選顏色管狀專家級壓克力有:Windsor & Newton、Holbein、Tuner、日本文房堂、Golden、Liquitex,還買了不透明壓克力,這些由於沒有空閒享受,後來送給畫家病友。
畫紙
我一開始就買專業畫紙,水彩畫紙是一種專門用來畫水彩的紙,有時有一部分水彩紙,經過塗料處理,也可以畫不透明水彩,淡彩,壓克力彩,與油彩等。特性是吸水性比一般紙高,純粹棉製成,無酸性很重要,因為要求不黑變,顏色不褪色,質量高的重量數較大,較厚,無論大片平塗或渲染時,都不會起皺紋,也不用四面膠紙固定,當然售價更貴。專業紙面的纖維較強壯,不易因重複塗而破皮,尤其法國亞齊牌最堅固,紙面絕對不起球粒。
我最在意的是無酸性,因為木漿紙,或製作過程有酸性,紙張五年內就褐了,紙質變脆,顏色變黑,很容易消失於自然界。所以無酸性紙是基本要求。買家有要注意買的畫作,紙張是否使用學生練習用紙?假如像我使用最高級紙,永遠不會褐變,跟麻布類似,所以水彩畫為何在台灣不值錢,因為材料不夠講究。
紙面依照粗細,有分粗目面,中目面,與細木面。中間的為冷壓,後者為熱壓製成。一般專家多喜歡粗目面,因為自然,有高低有色差,有低谷,可以快比留下鬆散白底色。粗目還會因為破布做成,而紋路更粗,也更吸水,但是另一要素取決於表面處理, 英語稱為sizining。
這是一層物質塗在紙張或布的表面,讓紙或布的吸水性改變,極多數的專業紙張都有表面處理過,使得水彩可以讓水彩筆平塗,不似中國畫紙,吸水性很高更快,所以要顯示筆觸,而不能平塗。當然中國畫紙,有要加明礬,不加的稱為生紙,大量吸水,好像寫意,而不能細工描繪了,塗了明礬稱為熟紙,各種吸水程度不同,有如水彩紙不同牌子吸水有不同。
吸水速度決定一幅畫的感覺,假如吸水多,就乾得慢,讓畫家可以繼續渲染,假如吸水少,乾得快,畫家利用不同顏色的渲染,有弱相機開大光圈,讓景深變小,增加立體感,所以畫紙也是藝術創作者。
剛開始在世界堂買紙,買了十多本日本製的紙,有Muse Cubi,Watson,Cotman,以及maruman,各種水彩專有名稱紙本,clester,mermaid等,當時雖然打了折扣,但是Arches,Canson,都沒在在日本買,現在回頭看,反而都是半專家用,為何不買專家用?因為太貴了。
但是使用起來不滿意,我拿來當人體小宇宙的插圖用,使用透明染料來畫,比較屬於美工性質了。後來在台灣師大路買更方便,價錢才日本的一半。專家用的紙都是一張一張零買的,因為很高價位,但是永遠不退色,不變脆,不與顏料作用出怪發色,全用純棉布做成,大小77x56cm,半開帶毛邊,就是機器仿手漉紙,開始使用Arches的300g,再進一步使用640g,最後用到 850g的紙板作畫,真是直呼浪費,直到今天我才體會到,真正這種紙的實力,過去加太少的水與顏料,也就是沒有大片塗,一般人沒畫個幾十張的經驗,沒法了解其厚度與深度,現在深深體會『畫紙決定藝術的一半』,雖然顏料給予水彩的光鮮亮麗的外衣與光影的層次,賦予形狀,尤其不同顏料給予不同氛圍,但是卻不能忽視底下支持顏色的這張紙的藝術性,遠高於顏料。
義大利的600g Fabriano粗面手工紙,性質更是不同於其它廠牌,顏料幾乎都被吸光,好像沒有表面處理,640g Saunders的紙很像棉絨布,會吸水,但是會留下筆痕,640g Winsor & Newton細目紙,就比較機械性的固定,沒有很好的粗面,缺乏那一股狂野的自然,沒有比其下一級,倒是可以俗又大碗。
至於英國製下一級平價品,waterford的薄紙,185g的,學生可以用,也不貴,所以我介紹給跟我學畫的學生用。在2012年起,開始在德國慕尼黑採購後,我覺得德國平價專業紙更好,選擇多,大家皆知,紙張,除了廠牌不同,各有的特色外,還有分荒目,中目,細目,極細目,專業紙我多數買荒目,也就是非常粗面,在使用顏色飽和的歐系水彩顏料,可以得到像油畫一般的厚實感,是不同於台灣畫家使用學生級水彩的質感。

專業級水彩才能永不褪色
學生級的顏料與專家級完全不同,所以大條又比較便宜,但是畫徐成分沒有一隻是一樣配方,所以當然價錢可以便宜,學生顏料較駑鈍,沒有俊秀感smart,有一點悶而耍不開感覺,以彩度講,也遜色,以明度講,反射的色彩不夠,也不夠澄清透明,所以沒有辦法完整表達水彩畫的特長。
再說混色,多數學生顏料一混色,就混濁而成深而不亮顏色,讓人不快,要達到自然顏色時,又夾雜著不要的雜訊,所以我自始至終,沒有買過學生用水彩顏料,我說我的畫作想要保存千萬年,顏色保證不變,祝您您子子孫孫都高壽像彭祖,一起來見證。
我還把不同牌子的全部顏料,畫成色版,單色與混色,在同一張紙上,從中距離來發現各個廠牌的色相不同,因為不同時間不同光線,不易比較,然後再測試退色反應,一在陰暗處,我發現專家級的Holbein、Windsor & Newton 、Schmincke牌 Horadam、與Rembrandt,直到今天2017年3月,泊網為止,測試色板20年來絲毫不退色,以上是公司說明。
我還把老荷蘭放在窗台上,偶而會有陽光透過玻璃曬進來,結果5年後,非常褪色了。但是我放五年,每天在室外玻璃罩下曬太陽的德國水彩,則毫無褪色。誰說水彩會褪色,油畫才能保存?其實是看廠牌,似乎德國水彩不褪色,以上是我親眼見證。
畫家需要更精確提供資訊
我的畫家朋友都沒有這種經驗,多數知道進口紙,或日本紙而已,但是這是不夠的,要說出廠牌,何種系列名稱,重量,粗細目紋,製作方法,整本的,或模造紙,或漉紙,品質都不同,渲染更不同。
台灣多數畫家重量g數都說成磅數,更沒聽過或想過作比色,或測試退色,雖然歐系水彩初看單價較貴,但是色彩濃郁,又不跳艷,可稀釋較多水分,也可給予近景足夠彩度,更有立體感。
由於我父親規定我不能背書,所以我考試不被考古題,但是必看教科書,所以我大學成績中上,但是沒有考古的考試,例如有形狀顏色的組織學切片,病理學切片,解剖學大體,或寄生蟲學實驗,我成得滿分,氣炸許多同學,因為他們不能加分,老師只好開根號來加分,我不是耍帥的人,但是不要挑戰我的色彩形狀透明度,我看過就記得,所以各個病人的胖瘦,情緒反應,到各種魚類,各種產地,甚至個個季節,同一個魚種,看過就置入大腦硬碟,終身保固,新考題一來,好想指紋電腦比對,但又比電腦快,馬上說出答案,讓吧台的壽司師傅不寒而慄,同樣的,我看過的病灶,也容易記得,只是我實習時,老師沒有很多可學的案例,所以就侷限下來。
總之藝術即科學,科學即藝術,上古如此,中古亦然,現代仍然。
以病友大德為師
其二是人生經歷能以病人大德為師是痛苦與真實的幸福。
我原本的人生重心一直放在醫學上:在四十歲之前便已完成兩百篇論文,著作至少有三十本;當醫生可以看到最頂尖的政治人物,也可以看到最被唾棄的囚犯,接觸的社會面很廣。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位病人第一次發病住院時,所有子孫30多人都來探望,但隨著住院次數愈多就愈乏人聞問;眼見老人家長久臥病在床得了褥瘡,覺得看不過去的我就花了兩百塊買了個氣墊圈給她,身為建設公司老闆的兒子們卻因此覺得顏面盡失,就在病房當場抱怨,說是醫師讓他們變得不孝。
看過種種人情冷暖,所以我對於「人」的感覺也特別強烈。假如當年繼續待在實驗室當一個科學家,就沒有這個機遇。通常一個行醫的科學家會比單純待在實驗室裡的科學家接受到更多的人性刻劃;但假使只當醫生而沒有科學家訓練的人,有時也會失之情緒主觀化。四十歲以前的我,多種實驗室也待過,臨床上又並人特多,天天接受諸位菩薩大德教晦,這般人生罕見經歷,非常寶貴,增長智慧,接近真理,真是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以蒼生同體為師
其三是醫學也讓我有更多機會投入社會工作,我自定為有醫學修養的社會工作者,以社會蒼生同體為師。例如舉辦糖尿病友聯誼會,教大家餐飲作法,把糖尿病教室搬到室外,到超市進行教學,和四處去參訪名勝,實行生活教育等,與大夥兒一起歡樂、一起生活與成長。或是去糧食局當義工,上山下海的去推廣米食。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服務人群,因此我會很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充實每一天的行程,再去服務更多的人群,以母語教導弱勢老人,改變錯誤資訊的傳播,平等弱勢者就醫權益,與健康平等權。
左右腦也要一起管理
其四是這些過程也讓我體會到除了時間管理之外,人的頭腦也要管理。美個人生來向工廠出廠的電腦,同樣的重量(同樣的硬碟大小),同樣的營養需求(同樣的作業系統),如何快速學二十幾種語言、怎麼樣能同時做64件事情?總要有方法。這種管理大腦的方法,可以先從大腦的客觀因素來講。
一個完全的大腦是左右發達的,當然繪畫的中樞是在右腦。要達到左右大腦同時發展,是可以透過訓練去達成的,方法是從先把一件事情做到精通的程度,那麼跟它相近、有縱向或橫向連結,事情也會比較容易上手,稱之為「轉移」(transfer),學會轉移,天下事物就能一通百通。
世上沒有「忘記」這種事,只要有方法去加以管理就可以不忘記,「認真」就是方法,人可以訓練,大腦也必須經過磨練。只有認真,才能讓我們在有限的生命,體驗不同角度、不同立場、不同法門,不同專業的眼光與經驗。
現在的我已經學過二十幾種語言,我不怕人和新語言,其實在高雄初中一年級剛入學時,第一次開始考英文,我是全班唯一不及格的,父親大感失望又痛罵,每天強力要求多自習,自從看完柯旗化老師著作的《新英文文法》後,初一下學期又有一位東吳畢業的女老師,很認真與我們一起朗讀課文,我的英文就成了全班最強的了,從此開始大量閱讀英文課外讀物;初二試作台北區歷屆高中聯考的英語試題,居然連續三年試卷成績接近滿分。
高雄區高中聯考後,高雄中學新生報到時,還被主考官問我如何做到英語榜首。我高中從圖書館自己自修英語版的美國高中生物學教科書,讓我有一個科學上如何探索生命科學的概念,奠定我一生科學邏輯的基礎。
我在大學一年級暑假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專心唸德語,大二上學期時,父親的水泥公司因為新購機器,安裝時,來了十個德國工程師與技工,我已經可以用德語接待他們,讓父親既驚訝又高興。不管後來學習其它西歐語文或日文,都是自己如此學習,無師自修。這讓我體會到認真做一件事情的重要,只要專心在一件事情上,那就會有等比級數的進步。
繪畫當探索心靈的工具
醫生這個職業的特色與受人尊重的地方,就是在人文素養而已,因為醫生接觸的是人,不斷的在對別人付出能量。但身為醫生,每一天看盡生老病死、世間冷暖等負面荒誕的事,內心也會跟著難過,所以許多前輩都交我們要以平常心看診,久而久之,身心麻痺。像能量這類的精神食糧也得要有來源補充才行,美術與音樂就是補充能量的來源。
所以我從藝術中汲取能量,之後再去幫助別人。在我的繪畫過程中,每一幅畫的誕生,都是起於一股感動,然後我再把那種感受畫下來。可能因為人到中年才認真開始繪畫,心智已足夠成熟,加上先前的學術背景所致,雖然公事繁雜,能夠靜心繪畫的時間不多,但是我作畫的速度很快,胸有成竹,許多日本畫家朋友來台切搓,都是我畫完等他們。
只是畫筆還很拙,因為衣物太繁忙,一年沒有幾天可以作畫,一直沒有滿足完成後的作品,無法反映我心中的美麗映象。但我非常清楚我想要表達的,是澄清、透明、寧靜,像「禪」一樣的美意識。很多人說,那你就畫一個菩薩吧!但禪不是畫菩薩,菩薩不是禪。禪是明心見性,是感動的; 就像人與人之間靠畫去傳達一切,不需多作說明,這就是我要傳達的意念。禪畫能把內心的安寧、愉悅、悲情……表現出來,只要有手、蘸了墨,在紙上幾筆作畫,把內心的情懷純真的、赤裸的、真實的畫出來,這才是美術的意境。後來有一位畫家老師說:內心應樣好於作畫的人,還可以進步,讓我安心了下來,希望將來心手合一,而不是匠氣十足。
內心裡存在的映像如何抹上畫布,傳達出想要的那種氣氛,把畫家的切身感受,傳達給觀者,但人生如此短暫,人間邂逅更是彈指,如何能在彈指之間讓生人感動呢?
就得增加讓人切身感受的人生密度!這種經驗我喜歡用「前世今生」來描述,例如對德國我就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在德國各個古城旅行時,每每讓我有進入時光隧道的感覺,今生同時有好幾個前世在頭腦裡交錯出現。所以四十歲才開始畫並不嫌晚,因為這樣認真畫出來的東西,是好幾個前世今生所累積而來,希望密度高,讓觀者能夠體會。
那人體畫是‧‧‧
1995年京都之行回來開始拿起畫筆,我就買來透明水彩試著畫人體。畫人體對不是科班出身的我而言,是比較大的挑戰,但我有一個好處是唸過解剖學,所以對人體結構非常熟悉。我覺得人體畫最困難的部分,不只是在用色佈局,人的肢體、體格、人種、氣質都是很難以肉眼觀看、以繪具再現的。
身為一個醫學研究者,有時聽到人們對人體的偏見,我們長久以來受近代宋明理學的影響,認為人體是應該掩蔽的。而且還常常看到畫家自己的內心已有所限制,無法跨越。因此人們在觀看人體畫時,會比單純欣賞風景、花鳥或靜物,更多了一分道德、禮教、風俗,甚至是民族自信心,人體畫之所以同時受到歡迎,也引發爭議,原因也就在此。
通常畫家會根據過去的印象、自己的文化背景和經歷來下筆。因此,人體畫中的主角所呈現的姿態,多少都會偏向畫家本身的理想,這也為觀賞者開啟了從畫中看出畫家的個性或背景的機會。日本雖然在1867年明治維新,率先「脫亞入歐」以雷霆萬鈞之勢,挾著全國民心歸向背之力,短短幾十年,全盤歐化,但是至今百三十年間,日本畫家畫人體時,仍然大部分以八頭身,或「麻煩氏病(marfan’s syndrome)的十頭身,來構圖,八頭身是希臘人的夢想,其實現代希臘人並不比日本人或其他東亞人來得高,八頭身在古希臘說不定是一種理想的「美術」比例而已,因為現代希臘人,不比國人高,頭也不小,以六頭身來形容,比較以八頭身來得真實。
但人類對於美麗人體的欣賞,是生物自有雌雄分體、以荷爾蒙來制約生物綿延以來的基本設計;所以當動物看到異性,自然而然的有舒服的感覺,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以人性的觀點來看,人體是美麗的、原始自然,乾淨並不骯髒的觀念,已經漸漸為年輕一輩所接受。從醫學的角度來看,人體更是唯美的,否則人就不是人了。依臨床流行病學的定義:肥在不該肥的地方就是病、就不美。人體也會非常溫和的告訴人們要反省自己美不美?是否快得糖尿病了?人體畫中的模特兒,就是提醒我們關心自己身體是否真正健康美麗的一面鏡子。
澄清透明的水彩
要畫出澄清透明,最重要的莫如內心的修行,對於人文的廣泛興趣與精進,接著就研究如何把內心傳導到一般人五感能夠了解的世界,這就是媒體或稱媒介,例如支持顏色的畫紙或畫布,顏料,畫筆等,我之所以選擇了水彩,顏料當中,屬它最透明,也最樸拙,因為不折射,沒有像油畫或壓克力的反射光,所造成的絢麗或豪華,所以樸拙到卑微,這是英國水彩畫家所不知道的特色。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許多廠牌過於豔麗或輕挑,以至於日本牌子多被認為高明度與彩度,好像粉彩一般輕飄與可愛,有些歐洲傳統廠牌也有一些合成色有夠鮮豔,例如溫莎牛頓,也有些稍過於遲鈍,例如荷蘭林布蘭,好像加了粉?德國史明克可能具有一些優勢,能夠讓我表達澄清透明平和樸拙,所以近年來購買較頻繁,基本上我各種廠牌都買過,也確定每個畫家不同畫風,需要不同顏料系列。我要尋覓內心的故鄉,所以要澄清透明的心情,以樸拙的繪具,追求平和、真善美的桃花源。
無塵無垢的水墨世界
剛開始畫的時候,我也很注重水墨,因為水墨畫的特色比較容易表達我自己一刻的心念與感觸,用筆就非常自由,也比較接近襌畫。
其實水與墨並不是中國畫專有的工具,我對水墨畫的了解有許多部份都來自日本的襌畫,並從其中看到了我內心所追求的澄清、透明的精神世界。禪畫是中國自元代開始就失去的傳統,在南宋末年兵荒馬亂之際,書法、庭園、繪畫、茶道、詩詞等這些燦爛的中原文化,便由逃難襌師帶著,乘桴遠渡到東瀛去了,這就是宋代的襌學在當今中國人的地方反而不易見到的原因。
在繁忙的現代社會中,水墨畫只以簡單的幾筆,就能建構一個故事、一個理想、一個意念,一個內外和諧、無塵無垢的世界。一支筆、一張紙,黑白兩種對比,就能表達心中那一刻和無限的空間想像。孤寂時可以點一下,高興的時候也可以畫,毋需做作,不用拘泥。
海枯石爛仍不退色的壓克力顏料
壓克力是1930年代發明,直到最近才受重視的畫具,它有很多種品牌,有很多種顏色,有不透明,半不透明,半透明及全透明,有水性的地方就可以像水彩一樣畫,一樣可以加水稀釋,乾了像油畫一般洗不掉,也不退色,甚至可以加一些去光澤的媒介,達到比較樸素的畫感,較實在的接近感,畫壞了不滿意的地方,也可以與油彩一樣再塗一次,也可以與粉彩、蠟筆、水彩、油彩相合作成多媒體的畫法,20分鐘乾了也不龜裂,也不會變黃,更不長霉,顏色又鮮豔,潑水性,很適合現代藝術創作。
四十歲之前,我只用過鉛筆、蠟筆、粉蠟筆、不透明水彩、色鉛筆,及幾次的炭筆而已;1995年之後才開始使用透明水彩來作畫,後來發現壓克力兼具有水彩及油彩的好處,缺點也較少,才開始大量使用壓克力顏料,它很適合用來表現現代藝術,雖然它的色彩很鮮豔,但以調色、重疊去降低彩度後,就會呈現出有如傳統歐洲油彩畫般的效果。而且壓克力可以表現的技法還有很多,在這次展出中,也可以看到我在許多幅畫使用壓克力顏料來塑造出浮雕般的立體感。
不過由於透明顏色很多,有更多種的技法可以表現,甚至於還有「成形膠」,或不同形狀與大小的沙礫,可以塑造成立體的下凹凸感,像浮雕一樣,也由於乾得很快,畫家要動作快,像老師傅般慢條斯理,看了再看,想了再想,可以畫油彩,可是壓克力薄塗卻三分鐘就乾了,畫筆拉不動了。比之厚塗油畫的三個月,整整快了十二萬玖仟陸佰倍,所以說這是慢不得的二十一世紀顏料,用慣了油畫的老朋友,可能無法利用油畫的技法,不過可以加緩乾劑來部分克服。
個人則剛好「對上了胃口」,因此醫務繁忙,時常只有短暫休息,一個小時可以畫出兩張壓克力畫作,我的寫作或繪畫常常是累積一段時間,然後滔滔不絕,假如不是要上班、睡眠,可以連續幾週不停,而這好像可以用一句古話來說明「養兵千日,用在一時」,一瀉千里,,平時多注意吸收、新知、充實其它的週邊需求,一旦要用的時候,把思緒純化下來,醫院、家事,研究、行政,全擺一邊,一下子就把心中的檔案找出,好像彩色掃描器一樣,不用三十分鐘,一張F10的壓克力畫就完成了。

壓克力彩與油彩比較
特性 壓克力彩 油彩
乾燥時間 不必花時間等乾,薄塗時,幾乎馬上乾。反而要加緩乾劑來達到混合顏料的目的。 薄塗一週才乾,厚塗一季才乾。完全乾可能花更多時間,尤其添加緩乾的罌粟油等。

技巧 可水彩一般平塗(wash),也可以重疊,或透明重疊法(glazing),或是縫合法,
但是無法如透明水彩般渲染。或加緩乾劑,利用未乾時,在畫板上做出混合效果,或加畫用石膏,造出立體形狀。或加其它質地粒子。 油畫利用顏料未乾時,可調色,或是使用基本色,來與其它顏色調色,畫面顏色容易統一。加稀釋液,可以透明重疊法(glazing)。

顏色 質感透明,所以顏色較鮮艷,多數廠牌都有製造,且100多色可選,濃稠度更有油畫以外的顏色,各家色系差異也大,不易調出現油畫的三次色。 調出三次色是基本,專家用的顏色質感很好,具真實感,不是塑膠綠或紅,極具藝術性。
完成 不似油畫漸層調色有充裕時間,所以顏色只能作鄰近色堆疊而已,或對比色互補。 油畫漸層調色有充裕時間,所以顏色變化可以無縫漸進,接近自然的感覺。
裝罐 有油畫般的鉛管,多像奶油或花生醬的油脂感,或像小罐油漆般的稠狀液體,這是畫大牆壁用的很便宜,粒子粗,顏色鮮艷,不適合美術用。日本更有小塑膠管,有不透明專供廣告顏料。比油畫更多樣。 一般都是鋁管,只是大小不同,常用色較大管,例如白色鈦。
耐光/抗濕性 不必處理就有持久性,不易退色,容易永久保存,空氣中,不必加防護膜,就可防潮,專家級永不褪色。 油畫會老化枯黃。褪色與顏料專業度有關,便宜的新興國家作的學生級,隨時會褪色,因為退太快了。
顏料不透明、半不透明、透明、半透明的異質性 因為顏料具不同性質,容易同時應用不同的技法。多數有點偏透明,與膠質感,少了油畫底部散發的乳糜質感。多數場合上層顏料,可以完全覆蓋下層顏料。 多數是不透明,少數半不透明,例如白色鋅。所以多數技法利用未乾時再塗,減少筆觸痕。少數畫家利用稀釋油,使用透明重疊法。極多數場合上層顏料,可以完全覆蓋下層顏料。
擠出顏料加水溶解像水彩,乾了卻不溶於水 注意用筆要馬上以清水洗淨,否則畫筆就永久沾黏。 油溶性,通常用松節油turpentine洗,或稀釋油稀釋。不能人體彩繪,有毒性,不易洗淨。
水溶性 可用水稀釋,可使用於任何畫紙,木板,畫布,夾板,甚至於襯衫,石頭,玻璃,皮件,牆壁,身體等。 油性,底部支持,如果是水性面不易牢固。


水油兩相 可畫於水性表面,油性表面。 只限畫於底部已經處理好的表面。

底部支持support 任何紙張,包括油畫紙、水彩紙、色紙、砂紋紙、砂紙、卡紙、紙板、銅版紙、版畫紙、普通紙、棉紙、宣紙、日本紙、粉彩紙、版畫紙、麻畫布。油畫紙、紙板、甘蔗板、木板、複合板需要打底漆。 較適合的有油畫紙。紙板、甘蔗板、木板、麻畫布、棉畫布、複合板,以上都需要打底漆,以穩定油畫膜,或提供想要的底色,例如再塗上某些壓克力顏料。
可選擇搭配 比油畫多,因為美工需求大,應用範圍廣,創作新穎,非油畫可以比擬。 美工上不適合,會剝離,又會落漆。

多媒材 可在水彩上使用,或被粉彩、炭筆、蠟筆、油性筆、色鉛筆所加料上去。也可人體彩繪,可用肥皂水洗掉。 一般罕見混合其它媒材。
質感 打開時從油畫般膏狀,到像油漆水狀流動性。乾時多數呈膠質半不透明狀,少數會有金屬光澤,或油彩般覆蓋性。薄塗時,多數半透明,會見底色與底板,技法上要注意,成了透明重疊法(glazing)。有完全不透明膏狀壓克力彩,適合取代廣告顏料,且永久性,與防潮性特佳。 油彩呈乳糜狀,畫皮膚時,很迷人,畫物體具有堅實帶柔軟感,為壓克力顏料所缺。高級油彩顏色極自然,很容易成功調出不髒的三次色,四次色顏色,美麗又明亮自然,不是其他顏料能夠比擬。
毒性
因為結成多元聚合薄膜,不易汙染水或作畫者,也不使用有毒稀釋油。 容易汙染作畫者,使用有毒稀釋油尤甚。
專家用/學生用 顏料來自與水彩大多不同化合物,專家用/學生用都有自己的顏料,圖來有如油彩,有快感。有些劣質廠牌學生用容易退色,塗起來也不順手。 顏料來自與水彩大多不同化合物,專家用/學生用都有自己的顏料,所以顏色不同,耐光度也不同。
價格/效益 學生級與大瓶裝,較油畫便宜很多,必要配件也少,約略水彩一般小投資,就可啟航。 學生級、東亞新興國家製作的頗便宜,但沒有壓克力彩那麼便宜,需要松節油稀釋或去污,或其它油稀釋,塗凡尼斯保護膜,起步價格較高。


有時朋友會告訴我山要這樣子畫、顏料要那樣子加。但我手邊至少有五十本的美術教課書,沒有一本告訴讀者畫出一幅好畫有什麼規則。所以我師法所有的人,除了我以外皆為我師。平常也是透明、不透明水彩,蠟筆或粉彩都畫,這次展出的作品所使用的顏料包括水墨、水彩,但以壓克力顏料為主。
至於這次畫展所展出的風景作品,地點多是日本與德國,這也是與個人的行路有關。雖然從形式上看,這次展出的作品是一些風景、人物畫,事實上是藉著人間的有形,來敘述我大腦高級皮質中的美感。所以不必在意我畫的是哪一個國家、哪一個城鄉或在什麼時令。
今天野人獻曝,無非本著野暮之人無矯作的心,呈現一份精神的饗宴,招待大家。若能透過畫作傳達心中的意象而感染到觀賞的人,也就達成這次畫展的最大目的了。
把失去的心找回來
我常想:「人汲汲營營到底為了什麼?」人類追求的應是內心的寧靜、平和、愉悅、滿足,讓心靈有了歸宿,讓肉體得到滋養,這種身心合一的健康,也是1998年畫展想要呈現的主題,希望藉著繪畫把理想描繪出這種精神上澄清透明、乾淨唯美的境界。
我的家族長久以來都受佛教教化,在現代教育中又經歷英語與諸多歐語人文的洗禮,老師也多德國神父,對於北美及歐洲在歷史、藝術、思想又廣泛接觸,因此對基督教文化的體認也不可謂不深。現代德國的後基督教文明講求尊重生命、返璞歸真,和愛護環境、天人合一的生活理念,與佛教的主張十分吻合,將這種同體大悲、無緣大慈的博愛精神落實在反核、反污染、反人體或動物實驗、反皮草、反浪費資源上面,不但立意高尚,而且實際可行。這與現在部分人士汲汲營營,醉生夢死,買頭等艙贖罪券,開往西方極樂世界的渾渾噩噩,不知相去多少世紀?
今天以繪畫來回饋社會──當下臺灣,祈願人間淨土。

 

 


人體

午睡
溫沙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中午休息一下,右前方的落地窗射進強烈的陽光,經過窗簾漫射在胴體的曲線上,表現圓錐的立體感,與人體的曲線。_

林布蘭水彩 法國雅敘水彩紙300g 八開 1996年
女子面對鏡子是宗教禁止的動作之一。女性主義者卻主張女性要有身體的自主權。鏡中人是最像自己的他人,左右剛好相反,顏色色溫會有點偏差,受燈光的影響吧!身體不由得有點溫熱,有點自信,內心自戀了起來。

林布蘭水彩 法國雅敘水彩紙300g 八開 1996年
女子面對鏡子是宗教禁止的動作之一。女性主義者卻主張女性要有身體的自主權。鏡中人是最像自己的他人,左右剛好相反,顏色色溫會有點偏差,受燈光的影響吧!身體不由得有點溫熱,有點自信,內心自戀了起來。
蒙娜麗沙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10 1998年
蒙娜麗沙是達文西的名作,達文西是15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不過世人鮮少知道他更是當世有名的詩人、作家、醫學家、建築家、數學家。_
望海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F8 1998年
日本能登半島最北端的輪島,北望日本海,是日本本州突出的半島,三面環海,海色低沉,自古就是一個軍事勢力統治不到的地方,也是黑潮與親潮交會地,又有手工藝:漆器。

林布蘭水彩 法國雅敘水彩紙300g 八開 1996年
從京都回來,沒有模特兒,只有畫冊,畫出的第一幅人體,暗示女性身體喜歡展示,又怕被看的衿持。_

溫沙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休息一下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板F10 1998年
伸展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搔手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P6 1998年
歸鄉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

溫沙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藍色的愛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門內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P6 1998年

日本

鴨川之春
學生級溫莎牛頓壓克力彩 水彩畫紙 八開 1996年
第一張壓克力的習作,由於用的是學生級的原料,與專家級的完全不同的質感與顏色,的確顏色比較輕浮,不夠穩重,不適我的畫風。_
鴨川近覽
溫莎牛頓壓克力彩 日本褚紙 F8 1996年
這是鴨川右岸(東岸屬東山區的部分)的近覽,三條通以北的風貌。_
薰衣草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北海道的Lavender種植不比歐洲少,到了夏天,儼然一片紫雲,它是化妝品,芳香治療等的精油來源,薰衣草的香味怡人,有鎮靜神經作用,一看到,就想融入這種環境裡,只是不知薰衣草會在意人類的汗臭否?_
櫻花印象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10 1998年
這是北之丸公園的櫻花與油菜花,從田安門走過,往下看的遠眺花海。_
麥田的光影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6 1998年
印象畫派捕捉光影,成了佳話,其實從古至今,原始人的洞穴也好,現代人的畫也好,光與影的形成就是繪畫的好材料,北海道美瑛町的麥田不特別,它也是地球中物理現象之一而已。 _
紫色的上富良野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6年
薰衣草本是歐洲的名產,可是對我而言,幾乎是夏天北海道的印象了。黃橙的麥田,紫色的花,把上富良野染得比歐洲更紫了,連葉子的綠也快看不見了。圖的藍本為前田真三的照片。_
夏之丘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北海道美瑛町,這麥田的豐腴就是當地人多年的努力,許多攝影家在這裡成名,而旅人的我也跟著高興,因為我知道今年秋天他們會豐收。天上的柔軟白雲使用鋅白不規則塗成。_
夏之丘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北海道美瑛町,這麥田的豐腴就是當地人多年的努力,許多攝影家在這裡成名,而旅人的我也跟著高興,因為我知道今年秋天他們會豐收。_
馬鈴薯開花了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當我到北海道上富良野商店時,映入眼簾的是馬鈴薯釀成的燒酌,日本的燒酒,通常以雜糧釀成的蒸餾酒,這裡以馬鈴薯作材料,製成各種15、25、35度燒酒。上富良野真不像傳統的日本。_
梓川
溫沙牛頓水彩 日本水彩紙 F8 1998年
梓川的水乾淨的可以當自來水,每天有那麼多的遊客,開放一百年還能乾淨,靠的是國民高水準垃圾帶下山,盡職的公園管理管員,以及完善沒有被污掉的下水道工程。_
秋收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F8  1998年
北海道上富良野町是「道中」丘陵地,自19世紀日本人大舉移入後,已成了小麥的穀倉。秋天的夕陽,小麥的金黃,遠方火山的活動還很活躍,交織成秋收豐富的景像。
秋楓入禪
溫莎牛頓壓克力彩 和紙 八開 1997年
這是使用壓克力彩畫在和紙的習作,壓克力雖然水性,但是溶解在壓克力多元聚合物裏,如膠似漆,並不容易在和紙上喧染開來,所以就吸住了,速乾。_
秋櫻
溫莎牛頓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北海道,這個新的日本版圖,有著美麗的「秋櫻」,近年來,北海道的官署為了美化道路,種了許多波斯菊。_
北之丸公園的田安門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10 1998年
北之丸公園的內濠往城門望去的思古之幽情。江戶時代的內濠是江戶城的三道護城河的最內層,此外從中央山脈沖下來的水流,把整個江戶淹在水裡,造成德川上任第一任務,所以江戶曾經是個漂亮的水都,很大的威尼斯。_
田安門前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10 1998年
這是在靖國道的路邊往南望北之丸公園的入口,田安門的櫻花已開滿天,前後左右全都被絲綢狀的櫻花包圍起來,人們攜帶相機,人人捕捉鏡頭。_
向日葵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向日葵是女兒最喜歡的花。向日葵非常可愛,又有經濟價值,可作葵花瓜子、葵花油、鳥類的飼料等,北海道栽培很多,有如日照多的南歐一般。_
早上的牧場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6 1998年
這是愛知縣的一個休閒牧場,早上朝霧佈滿了空氣能走動的任何部位,其實一個休閒的勝地,不一定要有名山有麗水,或有奇怪的傳奇,只要夠安靜、清新乾淨的環境,令人喜歡的服務人員就夠了。_
京都的秋色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6 1998年
這是日本秋天的顏色,有混色過的朋友一定會記得,昨天明明以這三種顏色,調成一個比例混色,可是今天再也調不出相同的顏色,日本的秋色各種綠色、黃色、橙色、紅色各有他們色相、飽和度、以及反光質感。這就是大自然。_
京都清水寺秋眺
溫莎牛頓壓克力彩 水彩畫紙 八開 1996年
京都清水寺往下眺望市區,地理景觀有點類似台北盆地。不過山丘的楓紅,紅得令人透不過氣來。前景還有櫻葉的枯黃樹枝,中景的綠色是東山,遠景則顯出盆地中的房子,與對面盆地緣的山丘。_
直直的前面路孤寂的我
溫莎牛頓壓克力彩 水彩紙 八開 1997年
這是山頭火先生的俳句。我根據他的日文俳句,描寫一個異國晚輩對他的了解,用的是鮮艷的原色,有梵谷之風,因為感到生命的無助是同理的吧!_
三千院往下望
林布蘭水彩 桑得士水彩紙 八開1996年
這是在三千院圍牆的石塊上站著,然後往下望,石瓦在右下方可見,由於眼睛的焦點不在這兒,因此不列入焦點。焦點在對面小屋,整排商店在楓紅之下好像特別有味道。_
三千院前的石階
林布蘭水彩 桑得士水彩紙 八開1996年
三千院前的石階,畫端的左邊就是三千院的遺蹟,這是天台宗的系統,曾經在1200年前由最澄上人開山,被榮封國師,現在殘存的三千院並不大,只有一些庭院及院內展示,外面楓紅山丘唯美。_
上高地下山時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6 1998年
上高地是日本北阿爾卑斯山的入口之一,山不在高,有人歌頌則靈。_
下雨時的燒岳
溫沙牛頓水彩 日本水彩紙 F8 1998年
下雨了的燒岳被遮蔽了山峰,看不到活火山的形狀,反而有點像西遊記的騰雲駕霧。_
山與水
溫沙牛頓水彩 日本水彩紙 F8 1998年
上高地系列的山與水,這是人類共同的資源,過去我國的官員常說要開發更多的水源,別人卻是把水源保護得更好,因為這個世界的水資源正在迅速的減少。_
日本的深秋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其實日本的楓紅是在初冬才變化,因為日本的中心在本州的中部的東海道,那就是蘇北的緯度,再加上海洋的暖流,因此比較像法國或西班牙的地中海岸,所以秋楓來得特別晚。_
溫泉之春
壓克力 痲畫布 F8 1998年
北海道根室的溫泉是北海道地理的特色,對華人社會而言,開發是最重要的,但日本人在現代化過程中,看法也漸漸趨近德國,保留下來了溫泉區的原貌。
燒岳
溫沙牛頓水彩 日本水彩紙 F8 1998年
這是上高地唯一的一座活火山,在昭和年間還曾經爆發過,至今火成岩的瓣狀結構,長不出綠樹仍然清晰可見。_
三千院內往下望之二
壓克力 水彩紙 八開 1997年
以天為幕
壓克力 水彩紙 四開 1997年
南禪寺
水彩 水彩紙 F6 1996年。
史記留候世家:『願棄人間事』。
向日葵
壓克力 麻畫布 F10 1998年
唐松也變黃
壓克力 麻畫布 F8 1998年
新宿御苑的新綠
壓克力 麻畫布 F8 19986年
新意象習作
水彩 日本褚紙 F6 1996年
欲夏末夏的上高地
水彩 水彩紙 F8 1998年
津和野的殘垣
溫莎牛頓壓克力彩 麻畫布F8 1997年_津和野是石州舊地,位於日本海側西邊,屬於山陰地方,也是比較靠近亞洲大陸的一個小城。它建於鎌倉時代,室町時代又改築,可能毀於明治初年,因為明治大政掌握之後,廢藩置縣,但是仍有太多的藩鎮舊部,在地方作亂,因此全國的舊城都受命搗毀。津和會吸引我去的原困是,當我讀到森鷗外醫師的作品《高瀨舟》而感動。津和野是他的故鄉,10歲之後才遷到東京。_
鴨川
水彩 水彩紙 對開 1996年

水墨

甜蜜甘
水墨 日本褚紙 F8 1996年
柑橘的顏色從橙黃到橘紅,桔色與吉祥同字形,吃了又非常甜美,形狀的圓球更象徵美滿,因此一直是東方傳統的吉祥植物。本作品靈感自日本徘畫,靜物為椪柑。_
植物園的枯蓮
林布蘭水彩 水彩紙190g F6 1996年
夏天,它曾經婀娜多姿,明豔動人,現在冬天則人老枯黃,留下了一朵蓮蓬,數多蓮子,等明年春天的到來。_

水彩 日本褚紙 F8 1996年
這是日本徘畫習作,內心平靜,精神集中。不考慮透視、顏色、只表達意念,手要快,否則心一走,就畫不出來了。不可能像畫油畫那般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疊,反而是描寫當下的感動。_

水墨 和紙 F4 1995年
40歲那年,京都禪室的瞬間,畫下一個圓。_
蕪菁
林布蘭壓克力彩 日本褚紙 F8 1997年
這是用壓克力比水彩的附著力及沾黏性高,因此褚紙會縐了起來。很多作者都說壓克力彩加水時,與透明水彩相近,這是錯的,比較以上兩圖就知道,因為黏稠度不同,暄染不同,質感不同,色澤不同。_
蕪菁
小小的一個圓形蘿蔔,外皮帶紅色,這就是蕪菁,它的作用是地球上任何食物一樣,提供了一部分每天需要營養的。
林布蘭專家級透明水彩 日本水彩紙 F6 1996年。
蘭花與靈芝
林布蘭水彩 水彩畫紙 八開 1996年
蘭花與靈芝是國人喜歡的植物,在靜物的處理上也只是表現平平凡凡地立在桌上,水彩靜物比較容易成功。不過水彩本身是畫「負」的,也就是畫深色時,保留底色,與一般人行事習慣剛好相反。_
枯蓮之二
林布蘭壓克力彩 日本褚紙 F8 1997年
這是自成一格的習作,試著用壓克力來畫徘畫。再一次表現水彩與壓克力彩的不同。_
茂盛
水墨 日本褚紙 F8 1996年
無骨畫法的習作。住在陽明東山下時,望著7F陽台上的金桔,以水墨習作素描。_
山芋連綿陽明境
水墨 日本褚紙 F6 1997年
姑婆芋是陽明山的特色表被植物之一。_
山芋連綿陽明境之二
林布蘭水彩-水墨 日本褚紙 F6 1996年
這是毛筆沾水彩的習作,試圖克服不東不西的不調感,水彩是翡翠綠Emerald green。_
光合作用的白菜及辣椒
林布蘭水彩 水彩紙 F6 1996年
這是個禪意的菜,看似平常稀鬆,可是營養卻是一級棒,配上辣椒是許多東亞人的維生素C 的來源。_
孤寂山家
水墨 日本棉紙 F8
家父手書
家父的文字方正,有如他的為人,自小在他的教導之下,現在才知道受益及感恩
家父手書
家父的文字方正,有如他的為人,自小在他的教導之下,現在才知道受益及感恩

水墨 日本褚紙板 F6 1995年
把平安京帶回家給女兒
水墨 日本棉紙卡 F4 1995年
東山、音羽、鳥邊、月映
水墨 日本綿紙卡 F4 1995年
阿彌陀佛
水墨 日本褚紙 F8 1996年

台灣

陽明山山壁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P6 1998年
我自認是個本土畫家,因為生於斯,長於斯。這是中山北路七段上去的陽明山,從遠方拉近山壁特寫。 _
陽明山四季如春
水彩 水彩紙 F6 1998年
除了很長的蘆葦,南麓面硫磺谷處,看不出陽明山系已經進入冬天。_
陽明山的黃昏
溫莎牛頓與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
陽明山的黃昏是浪漫的,不是山下水泥建築所組成的萬家燈火,也不是情侶的車群,而是那一份秀麗與安寧。_
陽明山看台北盆地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6 1998年
看到最明顯的就是空氣污染的Smog,這些似霧又似煙的「空氣」,絕不是達文西500年前文藝復興時代所發現的空氣遠近法的空氣。_
陽明山慈悟寺
溫莎牛頓水彩 水彩紙 四開 1998年
遠方紗帽山被霧蓋住了,這是陽明山後山多霧的特徵。前方有人開墾的痕跡,佛寺在中景,顯示後現代的信仰。_
媽祖關渡映落日
林布蘭水彩 水彩紙 八開 1996年
雨停了,前景一片水泥道路與後景的淡水河成一乾濕的對比。_
臺北最後的綠地
林布蘭水彩 水彩紙 八開 1996年
從關渡宮山丘望對岸,看到胎生植物紅樹林,這是臺北最後綠地吧?_
遠望觀音山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6 1998年
這是的冬天時,從陽明山望觀音山的形情。只見前景諸多穴寠,人們把山挖了,從上面看過去,好像衛生不良的年代,孩子得了癩痢頭,因為熟瘡出膿,把頭髮都拔掉了。_
關渡沃野
林布蘭水彩 190g水彩紙 八開 1996年
哪一天我第一次以透明水彩寫生,當時下著梅雨,整個紙與風景都濕成一片,遠山就如同紙一般濕,所以在早期作品,拜天之賜,這張喧染效果最好。有詩經周頌篇:『播厥百穀、實函斯活。』的意境。
關渡眺紗帽
林布蘭水彩 水彩紙 八開 1996年
就在關渡宮的山丘上,遠眺紗帽山,雨濕透大地所有的一切,包括寫生的人。唐杜牧在池州送孟遲先輩詩中:『煙濕樹姿嬌,雨餘山態活。』
西嶼的珊瑚石屋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6 1998年_這是澎湖的特色,可惜這特色正在急速消退中。人們蓋了水泥怪物,取代了舊有的建築物。世界愈來愈接近,當每個地方都一樣景觀,不知還需要觀光旅遊﹖
我家門前有陽明山
溫莎牛頓水彩水彩紙 八開 1997年
這是從家陽台望出去的陽明山,只是把近幾十年來的水泥怪物去掉而己。這樣福爾摩沙島Ile formosa才夠福爾摩沙(葡萄牙文美麗之意)。這前景是陽明山沖積下來的沼澤,搬來時還看到農民在水裡種著荷花、水生空心菜、菱角等。_
忠誠路上的行道樹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6 1997年
從家裡可以看到忠誠路的行道樹,每到秋天,行道樹吐出了橘色的苞葉,長出黃色的花蕊,然後冬天一到,落葉滿地,到了春天,在她下面的杜鵑又開了洋紅及粉白的花朵,告訴我一年又開始了,她稱為台灣欒樹。 _
紗帽山的初秋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P6 1997年
紗帽山是很美麗的死火山,日本人在日據時代就傾倒在陽明山的秀麗,個人走過扶桑四島,也覺得我們的陽明山比日本的山漂亮,但會覺得還缺什麼呢?因為我們亂丟垃圾,我們蓋了許多水泥怪物與違建,我們濫墾山坡地。 _
紗帽山的初秋
壓克力 麻畫布 F6 1998年
紗帽山有不同的面貌,從不同角度看,不一樣形狀,從不同的季節欣賞,也有不同的氣魄,它的溫泉品質很好,可惜這公共資源被違章建築所蓋,失去了她原來秀麗的面貌。_
紗帽山時雨
林布蘭水彩-日本畫顏料190g水彩紙 八開 1996年
這是無視水泥建築,還原內心故鄉的畫作,因為梅雨下得太急,兩隻飛鳥迅速飛過眼前找躲雨的地方。近山的草綠是不透明日本畫顏料。_
荷葉田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6 1998年
在南海園區的植物園中,長滿了荷花,到了8月底,變成錦繡的顏色,告訴賞花的人,蓮藕已經長成了。_
冬天陽明山之三
溫莎牛頓水彩 水彩紙 F6 1998年
陽明山的綠,是台北人的幸福,其實台車及纜車是最好的公共運輸,在歐洲可見,在日本到處可見,它可以爬坡,可以載幾百人,又沒有污染又不會塞車,我們上山汽車成列,山上成了停車場。_
北海的日落
溫莎牛頓壓克力彩-水彩 水彩紙 八開 1998年
北海的日落是非常炫的,曾經有一段時間常跟著愛垂釣的朋友一起去,星期天早上,8點鐘跟著大家一起塞車,一路到東北角,北海的風,讓人眯起眼睛,望著太陽,於是在視網膜上,映出一個個太陽。_
台北俯覽
溫莎牛頓-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6 1997年
天氣一年八個月長的時間介於28度到15度之間的地方,世界上不多見,是我們台北人建築、景觀、都市計畫要努力的。台北盆地是個美麗的、溫暖的、有品味的地方。_
在北投看冬天的陽明山
溫莎牛頓水彩 水彩紙 F6 1998年
北投也有陽明山,行政區的劃分是人為的,陽明山連綿經西就到了北投境內了,從硫磺谷往西行,經過了一群垂死的松林(好像沒人去救,在德國這件事情可大了),經過襌園,就來到了北投平地了,遠方可見紗帽山的山峰。_
熱帶陽明可見秋
水彩 日本褚紙 F6 1997年
在硫磺谷看冬天的陽明山
水彩 水彩紙 F6 1998年
天母古道
壓克力 麻畫布 F8
陽明山
壓克力 麻畫布 F8 1998年
統計資料
  • 今日參訪人數: 45
  • 參訪人數: 53539
  • 文章總數: 129
  • 回應總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