侘寂老僧復甦

侘寂老僧復甦

許多人一直尋尋覓覓,不知在找什麼?
我什麼都無企求,沒獵官,沒卡位,但是一生懸命在照顧病人,做好本分工作,始終如一,閒來無事散步欒樹花叢下,無意中發現,欒樹苞葉已經轉紅,一年又即將過去。


侘寂從那來?何時誕生?

上週我臉書集中在介紹侘寂,不知臉友忘了,還是沒有進一步看我聯結部分,於是泊了一篇類侘寂的偽文與我分享。 結果一開場就瞎掰說:『唐代時日本起了變化』,大錯特錯。
看我前幾天的文,就有提過從一休起到利休集大成,千利休自盡後一百年『南方錄』偽書才問世。
正確是:侘寂種子來自800年前南宋。完備於17世紀初日本大阪,發揚光大於18世紀初。
京都文化也不等同侘寂,有一個很大的部分是平安朝文化,從飛鳥時代的遣隋使開始,有系統去學習大陸文明,到了嵯峨天皇,停了遣唐使,本土化開始了,形成日本式的風雅頌,帶有錦織的繽紛,與紫式部源氏物語,描寫朝廷王宮的糜爛生活,尤其嵐山地方,與宇治市,保留了平安源氏物語時代,絢爛縱慾王公生活的殘影,彩色繽紛,極盡豪華奢奓的貴族風貌。
所以京都同時有繽紛與侘寂的兩面文化,我實事求是,一切追根究底,所以能夠正確在四度空間不迷航!

嵯峨野大覺寺

嵯峨野大覺寺
嵯峨野大覺寺
嵯峨野大覺寺
嵯峨野大覺寺

嵐山大悲閣 千光寺

嵐山大悲閣 千光寺
嵐山大悲閣 千光寺
嵐山大悲閣 千光寺
嵐山大悲閣 千光寺

嵐山攬月

嵐山攬月
嵐山攬月
嵐山攬月
嵐山攬月
嵐山攬月

侘寂的我,如是行醫,如是活著!

南宋僧侶「茶禪一味」,日本茶人所建作的「小間茶室」來詮釋,在不到兩坪的極小,看似既遜又狹的空間裡,茶人佈下顛覆舊與新、劣與優等相對概念的契機。
我時空旅人,鐵皮閣樓斗室連結宇宙,上頂天,下立地,繪畫,揮毫,坐忘,寫作,研究,日日新又日新,我顛覆東西南北,漂遊越過民族與國界,沒有時間與空間的輕飄,我翱翔在人類沒有去過的境界。
我『醫禪一味』,透徹了解醫學,過了還曆年,也融通了人文藝術後,在小小診察室裡,應用很少的健保資源,但是給客戶一些宇宙的真理,雖然只是飲食作息,與少數現代藥物,我翻轉已經敗壞的身體,恢復自然的光輝。
時空旅人佈下顛覆中心與基層、高低醫療資源相對概念的醫療管理學常識。
侘寂的我,如是行醫,如是活著!就像一株陽明山上的草,悄悄地生,努力活著,貢獻一點力量,將來枯萎成為天地間的肥料。


40歲那一年,京都侘寂茶室的空間,連接了八百年輪迴不息的生命。

侘寂門診教學

有一位美國的老客人,看了我20年了,他最近就是面臨老年人的危機,他需要很多的心理治療,以及社會支持,甚至於荷爾蒙的治療,但是在他的文化裡面缺乏了面對老人面對老化與死亡的準備,這個世界是不完美的,我常常會聽到許多人抱怨世界抱怨周邊,抱怨大環境,這個大環境本來就是會這樣子。
在醫界是這樣子,在黑道是這樣子,在營建業是這樣子,你無法逃離。
另外一個無法逃離的是當人們20歲就開始老化,每10年,我都會發覺自己的體能,自己的容貌,體態,自己的各方面都一直在往下走下坡,所以我們要坦然面對這樣的一件事情,坦然面對侘寂的侘和侘寂的寂,侘就是世間的不完美,寂就是年華老去。


這是我泡的侘茶,代表生命之源泉,以及我一生懸命的科學與人文藝術整合的努力,希望您服下之後,認識正個宇宙,以及您身體的小宇宙。
我家茶室的空間

飲食

不是我家清貧如洗,不是要標榜節約,更不是要炫耀道理情操,而是一份來自侘寂原對天地人的基本價值與個體行為模式,全人的,職業的,休閒的,隱私的,都表現如一。
我家內人親自煮飯,親自抹地,我看病人,營養,檢驗,判讀,診斷,衛教與解說,都事必躬親,都是這種侘寂的道。
最近許多飲料公司出事,其實自小我們家的孩子都帶水壺上學,現在我還帶著水壺上班,今天公司旅遊,我帶著水壺出遊。家庭用的滲透壓濾水器,已經足夠勝過任何飲料公司的用水的潔淨。


我每天必備的水壺裝著我家潔淨的水上班。
以枯山水來代表水與水波。

衣著

今年是我第26年的冬天,穿這一件在慕尼黑買的德國上衣,領口已經不堪而露出白底,但是去年我還是花了一點小錢,換了襯裏,這就是侘寂的寂。
小女兒沒上過美術班,有學鋼琴,小三做了一首曲,聽來像一隻小鹿在原野快樂地跳,她解釋是小馬,國三她寫了一首畢業曲,我還以為是宮崎駿的新電影主題。
現在上大學後,才畫了幾張,已經青出於藍,我在她8個月,參加茶道,一點也不陌生,兩歲時,爸爸指著侘寂風的露天溫泉問她,她說很美,三歲多跟我坐在石板上,望著天空,我問她有幾種顏色,她告訴我五種,洋紅、天藍、灰、淡黃、淡紫。
她是畢業後,上國際大學才開始畫素描。她不是學音樂,更非美術,但是人文。
她看著我背影,自己走出一條路,類似我的全球,中庸,侘寂的看法,她不是考試高手,智商更非頂尖157,但是她用心學習,處處學習,讓我很欣慰。


這件冬衣在德國慕尼黑,1992年秋季購買,每一年都穿,至今脫毛與褪色,但是已經成為我裸猿類的毛皮一般,脫不下來了。

結語

我的家
我的風格
從裏到外
從DNA到飲水、食物、衣著、住所、行醫、創作圖像與文字,到養兒育女,全部都侘寂,不二如一!
我希望在我行醫的最後一天前,都繼續保持侘寂心來診治病人,並且繼續謙虛的學習每一種科學和人文。

統計資料
  • 今日參訪人數: 33
  • 參訪人數: 68633
  • 文章總數: 145
  • 回應總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