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進入了日耳曼的時空隧道系列 The Germanic time tunnels

似曾相似的感覺,超過克里斯多夫李的電影場景就發生在洪醫師身上,日耳曼尼亞Germania好像是他熟悉的故鄉,除了DNA之外,他十足的日耳曼,說德語,習北歐語,荷蘭語,還研究方言,在他的感覺,法蘭德人,荷蘭人等低地國語言,都是似曾相識下的似曾相識。1983年夏季到北歐開會,丹麥語還沒學就不覺得是外國語,到了挪威,與適逢餐廳火災的僑領一同去上社區大學挪威語初級班,馬上進入情況,與老師對答,老師驚訝地問他以前待過挪威嗎?他的否定回答,讓老師搖頭不信;回到家打開收音機,洪醫師轉到挪威新聞台,他聆聽限時新聞與氣象報告,然後告訴老婆說明天會下雨。他似乎前世是日耳曼人,但是銜接在他今生的哪一幕? 或接在前世的哪一段落呢?
2011年7月4日德國Mittenwald中心,以製作小提琴聞名的小村,四周望眼看去,都是人文,四周高山環繞,㵎水長流,呈現平安的幸福。
2011年7月5日rotmoos alm的牧歌,阿爾卑斯山的放牧生活,現在成了觀光健行的現代版。
2011年7月5日rotmoos alm的牧歌,阿爾卑斯山的放牧生活,現在成了觀光健行的現代版。
2011年7月5日rotmoos alm的牧歌,阿爾卑斯山的放牧生活,現在成了觀光健行的現代版。
2011年7月5日rotmoos alm的牧歌,阿爾卑斯山的放牧生活,現在成了觀光健行的現代版。
2011年7月5日rotmoos alm的牧歌,阿爾卑斯山的放牧生活,現在成了觀光健行的現代版。
2011年7月12日Hannes Bareiss少東解說著這300年古厝重生的意義。
2011年7月12日香料藥草達人對旅客解說著香料的作用。
2011年7月4日德國Elmau國家公園內Ferchensee湖區。
2011年7月4日德國Elmau國家公園內Lautersee湖區看不到任何違建與濫墾
2011年7月4日德國Mittenwald中心,人的生活,人的步調,自然的顏色,和熙的陽光。


著有捷克,土耳其,維也納,上下奧地利,海德堡與杜塞爾多夫,母親萊茵河,丹麥到慕尼黑,重回瑞典德東,1996年女兒的暑假,奧地利之行,查理大帝與他的子民等段落都是日耳曼隧道的足跡,以及還未出版的『日耳曼史詩』。


日耳曼時空Germanic dimension

這裡是我們最熟悉的時間與空間,從最小時候起西方電影,初中的英語必修課,都是隧道的基礎,所以當年英語電影是大學生必修課,甚至翹課去電影院天天報到的也有人在。

洪醫師在高中時初識印歐語系,藉由當年美國新聞處,當年高雄美新處在小圓環那裏,老師的補習班隔壁,對初中生的我,美新處的圖書較吸引我的興趣,尤其那整套的大英百科全書,整齊的燙金紙頁、黑小羊皮更使人想擁有,還有一本很大的韋氏英英大字典,懸空架在木架上,有許多手氣造成翻閱後的陳舊,讓我感到人文之悠悠。高中時遷移到五福三路,母校大學課程有英語與德語必修的傳統,可謂大學的全面日耳曼語系化,我喜歡從圖書館借回英語教學理論,語言學,西方歷史,日耳曼語系,醫學人文的書籍,回家自習,學校的英語老教授從高雄師大來的反而顯得陳腐,幼稚,語發音都不標準,接下來還談些廢話,令人作嘔。反而現代德語的必修課程,大二時必修醫學拉丁文,吸引我的興趣,在其他學校或許字首字尾的表列,讓學生回去背誦,但是當年高醫請了幾位德籍神父,其中道明會盧神父是一業餘的語言學者,他曾經被訓練成西班牙語系傳教士,預備派到南美偏遠地,所以先學西班牙語,但是後來轉為福建省長汀,上杭等閩西客家村傳教,所以他又學了幾年客語、華語普通話,去了幾年就遇到38年,他被關了幾年,後來遣送回德國,再派來台灣客家村的萬巒,萬巒豬腳就這樣與學生結緣,他請學生到他那裏吃飯或住宿,他會說普通話,客家話,荷蘭語(他是北德人,與荷蘭語是同源),西班牙語,德語,英語,會一些法語、義大利語、台語、古希臘語,更精通古拉丁語,也造就了幾個學生後來對語言學的興趣,所以它是我們學生第一個偶像,不幸在我們大三時退休,回德國時,因心肌梗塞病逝於伊斯坦堡,可謂蒙主恩召於任務完結之際。

真實的留學或旅遊、開會等經驗固然是隧道上形體與精神空間的儲備與演練,但是閱讀與瀏覽相關知識網頁與衛星公共電視節目,電影等,也類似一幕一幕真實的世界,融合進入大腦中。對語言學而言,德語可經過往上回朔到3,500年前的虛擬祖語,而1,500年安格魯薩克森時代,北德平原、荷蘭與日德蘭半島上的日耳曼人,渡英吉利海峽到英格蘭建立許多王國,所以用古英語與北德平原的低地德語往上連結古低地日耳曼語,再與同一時期古代語言作一比較,例如古代高地德語,再往下連結現代(高地)德語,所以不只經過相關的歷史,博物館,人種,國界,與超國界,更是與荷比盧、奧、瑞、北歐諸國形成一個寬廣的大空間,洪醫師稱此為日耳曼的時空隧道,讓人出入千萬次也不厭倦,所以每一個英語單字對洪醫師而言,都是故事,都是童話般的4D故事。所以從英語時空隧道學習德語,或北歐語,比日耳曼人還容易學。

每天來自電視的歐洲新聞,有如還生活在歐洲一般。
維也納市立醫院急診室不告知候診時間。
巴德轟伯格的市街
德國火車站的警察兩人一組還帶一條大狼犬
我畫作:捷克客輪多夫
法蘭克福市中心一家餐廳
日本公視對於歐州極右派的關心。
希特勒的生家
奧地利極右勢力復活了
荷蘭阿姆斯特丹的起司
德國有反難民份子到處家訪
盧森的夕陽
盧森夕陽照在湖上,呈現金黃色。
巴德j轟伯特旅店



日耳曼語族分為東西北,3 個大支,東日耳曼有留下文字,但是已經融合在整個歐陸了,北日耳曼語的現代子民就是現今北歐諸國,西日耳曼是德奧與其周邊國家,例如荷比盧等的語言,又分為兩大系統,北系與南系,分割線大約為自科隆語柏林以南就是南系,北系是荷蘭語語北德方言,南系則是自馬丁路德起的書寫文字,是現今德語區唯一的標準語,其他各地的南系方言語腔調可謂涇渭分明,古代英語人(公元5世紀至8世紀剛入主英格蘭時)可以用方言與北德(安格魯、撒克森人)、荷蘭人、日德蘭人(似乎還在西日耳曼語系,現在已經是北日耳曼語系了)交談無障礙。但是現在的一般德國人(非鄰近丹麥日德蘭半島Schleswig-Holstein邦)是完全聽不懂丹麥與的,更不用說挪威語,但是經過我一樣的方法,從語源學進入,不學也能猜,只要學一下子,就學會了。
奧地利替若爾的高山是不抹鉛華的村姑
德瑞斯登被英軍燒夷成了戰爭罪行,戰後1990年代開始在原址以原碎片重建
路德維希建構世界最美的城堡
德國慕尼黑五星旅店餐廳領班是奧地利Kaernten州人
位於杜賽爾多夫與科隆之間的Benrath宮,被當成語言線的起點
位於瑞典側的赫爾辛格Helsingor,此高塔遙望來自水道對岸的動向。
位於杜賽爾多夫與科隆之間的Benrath宮,被當成語言線的起點
位於丹麥側的赫爾辛堡城Helsinborg slot,隔一水道遙望瑞典側。
諾威王朝的宮殿,現在只見一個花園Herrenhausen Garten。
猶太人聚落居住在費耳特
荷蘭的風車僅剩幾處觀光點
維也納的代表人物是約翰史特勞斯
亞爾薩斯是法國中最德國的地方
內行人到了薩爾茲堡就感到奧地利了
統計資料
  • 今日參訪人數: 88
  • 參訪人數: 68740
  • 文章總數: 145
  • 回應總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