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境界的醫學 Medicine knows no border


Ferchensee是巴伐利亞南端的湖,過了山就是奧地利了,是自然保護地,水很清,天很藍,山很綠,空氣飄著香,我用侘寂心來映出這幅透明水彩畫。
德國史明克專家級透明水彩,法國 arches 850g 粗目水彩紙。

 

世界只有一種人種,所以四海之內皆兄弟,我們要平等對待地球上的人,繼續希波克拉的格言。全球只有一種醫學真理,沒有哪一國有醫學奇蹟,莊子則曰:神人無功,沒有任何人有神通,醫師唯有靠不斷日新又新的研究、身體力行世間的道理與用心觀察一草一木,廣泛學習與謙卑進修各種科學、與世界先進交流、接受終身訓練,同理病人的心理,了解其社會、環境與心靈因素,才能成就日新又新的救人濟世的功力,更要不厭其煩地訓練團隊,應用管理學原理與方法,才能提昇醫療成果與避免醫療疏失。

 

人文不只是一種生活中的修養,更是一種人類理想的實踐。以下是洪醫師37年來,行醫、研究、教學與社會醫學耕耘當中,留下的幾片足跡。

統計資料
  • 今日參訪人數: 45
  • 參訪人數: 53539
  • 文章總數: 129
  • 回應總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