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淫在母校人文中 Steeped in the humanities of alma mater in Mainz

母校麥茵茲約翰固騰堡大學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aet Mainz就是一例,麥茵茲市是現在萊茵/法爾茲州政府省會,位於德國中部,緊鄰萊茵河中游左岸邊,風景秀麗,是德國數一數二的古城,建於羅馬時代,紀元前一世紀,可惜二戰時市容建築毀壞殆盡,戰後無能重現光輝古典面貌。

 

其實麥茵茲是自13世紀以來大主教領地,她是阿爾卑斯山以北,羅馬教皇的第一代理人,是日耳曼地方的最高基督教主,所以一直是神聖羅馬帝國5(後來7)大選帝侯之1,地位崇隆,資源豐富,所以麥茵茲大學早在1477年就設立,後來也依德國慣例,以該城市代表的人文人物Johannes Gutenberg為紀念校名,與我美國母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以捐贈者Johns Hopkins命名截然不同,兩國的社會與經濟,人文也大異其趣。

 

當然邁茵茲也有人文風味十足的大學附設醫院,我的留學德國大部分時間在這城市,而我所研究的第二內科新陳代謝病棟,位在醫院最中心花園,一大片綠地之後,與板凳給病人散步賞花與休息。

 

雖然我國人文還剛萌芽發展,但我覺得台灣人比較心腸好,我們的捐款高於世界均值,所以是一個助人之心很強,好人很多的國家,只是人文歷史很短,整個社會在解嚴後迅速學習,捐獻機構變成一個事業,其實這需要「社會連帶」教育,與立法,唯有整合全國的社會連帶,才能保障弱勢,減少社會事件,達成公平正義社會,健保就是成功案例,反之美國富豪捐法人行救濟,真的能達到必要的人嗎?真的能夠像北歐彌平因為財富而增加的不公平嗎?

 

以健康平等權而言,答案似乎偏否定的,因為只給看得到的,不是全國考量,不能公平普被,以至於有過半數人,沒有健康保險,但是也不是社會連帶就是全對,以台灣而言,大家做多,製造需求,即使沒有『製造需求』,也看病次數過多,造成健保點值稀釋,而品質下降,做多也是一種道德危害,造成有人到處看病,或同一病拿20處藥,或變賣多拿藥物等。

 

目前財稅沒有透明化資訊,有錢人不必繳多一點的稅,因為有基金會等避稅管道,『能者』上班族繳出手上一半的薪資所得,連經濟日報在2010年都社論『能者多繳稅,富者減免』,到了2011年10月15日,佔領華爾街活動後,巴菲特更說:『2010年投資賺了6285.5萬美元,所得稅才690萬美元,覺得與薪資所得比較,稅率實在太低了』。2016年競選,也有繳聯邦稅的候選人間的熱問。

 

所以不只聯邦稅,社會連帶的保險,也是上班族,或中產階級摃上來的,所以過度支付社會連帶的保費,也會有損個人可支配餘額,也就是淨所得少了,當然社會的繁榮,個人的內需消費都會減少,所以如何在自由經濟的健康與保險是個人責任,與社會連帶,健康是社會與政府負擔之間,取得一個平衡。

 

我感謝德國學術交流總部DAAD,提供這個機會,讓我到德國留學,看到具體的人文與社會連帶的具體表現,回國繼續自習,並在醫療上,發揮台灣人的赤子之心,致力於減少醫療不平等性,針對沒有預防醫學的大眾,經過生活引入糖尿病防治。


約翰古騰堡大學  林布蘭壓克力彩 麻畫布 F8 1998年_德國約翰古騰堡是500多年前的學者,發明了活字印刷術,造成聖經普及,是宗教改革的熱身運動,更是德國語文形成的源頭。由於他是邁茵茲市子民,因此邁茵茲大學就以他的名字命名。_
邁茵茲舊街 溫莎牛頓水彩 雅敘300g 四開水彩簿 1996年_這是我住過德國最久的城市,是邁茵茲的市中心,老街左邊是一家德國萊茵州式的居酒屋,裡面賣著萄葡酒及各式小吃。指導教授學的是在這兒跟我喝萄葡酒,中間的中遠景是大教堂,右邊則是各式瓦房。
1982年到德國留學,在德航的飛機上,做我旁的是南韓的金先生,生物學碩士,兩人都是第一次出國,都是DAAD的獎學金留學生。
1983年耶誕節前,邁茵茲大教堂前的市集,德國當年仍然過得是中世紀的傳統耶誕節,很像我小時候在南部過農曆新年。
才11月就下雪的有眷宿舍區托兒所,邁茵茲市在萊茵河向西轉彎的河谷,有溫暖的水氣,還不致天寒地凍。
回國前在第二內科門診前留影
母校邁茵茲大學醫院新陳代謝科病棟好像公園一般
踏上飛機認識了金先生,但是他不會使用手動相機。
邁茵茲大學醫院新陳代謝科前的板凳
邁茵茲大教堂曾經是阿爾卑斯山以北的天主教中樞。
邁茵茲市中心的夏天 壓克力 麻畫布 F6 1996年
邁茵茲市的回憶 水墨與淡彩 日本褚紙 F81996年
邁茵茲盆地溫暖而潮濕,天氣非常溫和,秋末冬初起霧,我將取得學位了,但是前途看不到五米。
統計資料
  • 今日參訪人數: 88
  • 參訪人數: 68740
  • 文章總數: 145
  • 回應總數: 0